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快乐蹦迪,活跃生活

[一期all]亲吻刀锋·9

预警:放飞狗血贵乱现pa

本章有烛贞成分,非常多,反正我已经写了,不磕的朋友自行跳过。

我在此谢过大家!


09.

 

青江站在屋子里,灯光隔着一层玻璃是无尽的黑夜。然后他慢慢的放下了手中的电脑,笑着做了下来之后无声的看着对面的人。一期一振用充满怜惜的眼神看回去,彼此都清清楚楚的看到了眼下的乌黑,仿佛都很久没有睡上一个好觉了。

 

手轻轻触碰到脸上皮肤的时候青江闭上了眼睛,然后温驯的用自己的脸去蹭了蹭有些发凉的指尖。他在指尖上落下一个轻巧的亲吻,然后忽然睁开眼睛。露在外面的金眼睛凝视着一期一振,他似乎思考了很久,终于慢慢的开了口,

 

“回来了,一期君,这一次还是要仰仗您了。”

 

“您是站在我这边的吗?”

 

一期一振说完也笑了出来,仿佛自己刚才说了什么格外有趣的东西。然后他低下头在青江露出来的耳尖上轻轻咬了一下,紧接着另一只手划过长发,灵巧的指尖挑开了黑色的发生,长发在背上散落。

 

“不用回答也没有关系,您这么漂亮,无论是站在那一边我都会保护您的。”

 

喃喃低语在耳边响起,然后一期一振离开去关上了灯。室内室外的黑暗混成一片,青江就在这样的环境中轻声笑了出来。他其实也不知道自己这一步走的正确与否,但是他觉得自己只能来这里了,所以一切的事情都变得简单了起来。

 

光忠坐在沙发上跟莺丸打电话,小贞仍旧在黑夜里眨着亮闪闪的眼睛。电话那一端在长久的说着,于是这一端只剩下偶尔插入的应答的。光忠认真的听着莺丸告诉他的事情,然后在他说完之后,隔了很久都没有应答。

 

小贞比了一个夸张的口型问他怎么了,光忠却只是张开一只手示意他过来。于是他肌肉结实的怀抱中突兀多了一个柔软的小男孩,小贞仰面躺在他的怀里,玩着他睡衣上的纽扣。电话这一端还是沉默,沉默很久之后光忠才终于摇了摇头,轻声的开了口,

 

“我知道了,莺先生,我会去问问青江。”

 

他说完就挂断了电话,小贞好奇的发问还没有出口他就已经抚摸了上他的头发。然后继续在这个深夜里拨通号码,仍旧打他的电话。

 

霓虹闪烁之下没有夜晚,鹤丸很快接起了他的电话。背景声音中有些嘈杂,蚀骨灯红酒绿透过电波传到了他的耳朵里。鹤丸听到他的声音之后叫他等一下,然后似乎是拿着电话去了安静一点的地方。两个人的呼吸隔着电波教会,光忠喉咙中有着嘶哑的笑意,他笑了两声,然后才清了清嗓子,说起了重要的事情。

 

“莺先生打电话过来,说青江离开了。”

 

“哦?应该是在一期那里吧?”

 

鹤丸好不迟疑的给出回答,这一次压抑的笑声便的肆意起来,光忠大笑着应了个是。鹤丸与他的猜测一模一样,他是在是猜不出青江还能去那里。鹤丸听了他的笑声也不自觉的跟着笑,远处的音乐声响起,他也笑够了,然后才一本正经的开口。

 

“友成想要我们帮青江一把?”

 

他说的笃定,光忠应的也迅速。小贞仍旧躺在他的腿上玩他的纽扣,看见他目光的一瞬间便知道光忠有不想要他听到的事情要说。于是他晃了晃脑袋起身,独自撒气了面前矮几上的钥匙与钱包,在深夜里出门去想要买一瓶可乐喝。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句注意安全,以及小贞愉快的应答。紧接着他在自己这边嘈杂的背景音中听到了门的响声,响声结束之后光忠才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到电话之上。打火机咔嚓一声脆响通过电波传了很远,光忠似乎是在叹气。

 

“莺先生照顾我很多,他提出来的事情我无法拒绝,更何况青江也曾救过小贞。”

 

鹤丸犹豫着应了一声,按照他的主意他并不是很想参与到这件事情之中。但是同样的,他也知道在他们帮莺丸将骨喰送出去的时候所有人就已经都走进了局中。于是他在电话这边摇了摇头,然后小声的笑了起来。

 

“你不能只想着小贞。”

 

他这句话里说出了一些劝诫的意味,光忠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点了点头,然而金灿灿的眼睛中似乎对于此事毫不介意。他没有回答这句话,鹤丸也默契的没有再提,他们两个又说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电话才终于挂断。然后光忠又将电话拨给了青江,但是正如他所料的那样,青江已经关机了。

 

小贞独自一个人买了一瓶冰镇的可乐,一边游荡在大街上一边慢慢的喝着,路上有两只猫在苟合,小母猫尖锐的叫声传进了他的耳朵里。于是他将拧下来的瓶盖握在手中,又饶有兴趣的看了一会儿之后还是出手。

 

瓶盖打在小公猫身上的时候带起了一阵喵喵的叫声,然后一只小猫飞快逃离案发现场。小母猫似乎还是难受,用优雅端庄的步伐慢慢的走到他的腿边,轻轻的蹭了蹭之后感谢的凄厉嚎叫。小贞有些不知所措,他不知道面前这位小姐在难受些什么,但是他还是断了下来。柔软的手心先是被他在自己的脸颊上蹭了几下,确认茧子并不过分坚硬之后才轻轻的抚摸上面前这位小姐高贵的皮毛。

 

小猫感谢一样的叫出声音,没有刚才的凄厉,反而是一种娇媚可爱的柔软。小贞觉得这位女士很可爱,于是他在深夜的街道上开始了一场毫无意义的搭讪。然而就在他们还没有交换联系方式的时候,闪烁的车灯已经照进了他的眼中。被定名为玫瑰的女士不好意思的逃跑,小贞站了起来,皱着眉头看着那辆车走近,停在了他的面前。

 

车子停稳之后车灯闪烁着按了下来,车门被从里面拉开。人从里面走了下来,站在橙黄色的路灯之下与他沉默着面面相觑。两个人都彼此看着对方,本以为会是一场漫长的沉默,小贞却这时候忽然笑了出来,然后咬着牙带着一点神经质的愤怒开口询问。

 

“物吉,你过来干嘛?”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仿佛亮出了锋利的爪子和牙齿,夏天薄薄的衣物中不知道他从何处掏出刀来。明亮的刀刃将路灯反射进眼睛之中,而物吉却是站在笑着的,他手里一边玩着要是一边看着小贞,亲厚且甜腻的开了口,

 

“你回来了,我总要来打个招呼,弟弟。”

 

弟弟两个字被他拉长了音调,小贞忽然扑了过去,把物吉压倒在了地上。物吉躺在地上没有要反抗的样子,只是用有些相似却又没有那么想表情朝他微笑,笑起来的嘴角露出与他别无二样的虎牙,带着一些挑衅的挣扎着挺起上半身,然后少年额头相抵,呼吸间有些东西比青草的味道更加浓厚。

 

“看来之前的事情已经解决了,大哥并没有影响到你什么。”

 

“你打扰了我约会。”

 

小贞仍旧咬着牙,他用自己的额头去敲击物吉的。于是身下的人重新躺回了地面,有些吃痛的刀倒吸了一口凉气。然而物吉并不气恼,他只是又抬起一只手,握住了小贞持刀的手腕。两个人不动声色的较劲,物吉似乎比他身手要更好一点,在此时仍旧留有余裕,没有忘记自己此行是要来做些什么。

 

“大哥想要你来帮他,弟弟,我们才是兄弟。”

 

“滚!”

 

小贞大喊,刀锋就要不管不顾的落下。他的喊声在深夜里传了很远,出门来寻找的他光忠在漫无目的的行走中听到了这一声。然后他皱起眉头便飞快的赶了过去,赶过去之后,便看见熟悉的兄弟纠缠在一起。

 

“小贞!”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传来,兄弟两人一同看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小贞在这个时候忽然松开了手中的刀,他忽然卸了力气一样垂下头去,然后喃喃自语一边的开口,

 

“你走吧,我不想看见你们,我也不会帮你们。”

 

物吉听清楚了其中每一个字,然后笑着摇了摇头。光忠在这个时候走过来将小贞抱了起来,简单的结束了这场纠纷。物吉这个时候才站起来,走到车前拍了拍自己身上沾满的尘土,含着笑看了一会儿,才在光忠歉意与警示的目光点点头表示打扰了。紧接着车灯又亮起,过度的明亮刺激的让人想要流泪,小贞连忙闭上了眼睛。

 

“怎么了?”

 

夏天的夜晚对于小贞来说是美好的,小光对于小贞来说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然而他在两种美好的包围之下仍旧有些垂头丧气,缓了很久的眼睛终于睁开。耀眼的金色之中有一点点的水波荡漾,然后这双金眼睛看向了远方。

 

“物吉打扰了我跟玫瑰小姐的约会,该死的。”

 

小贞脱口而出,给了光忠一个孩子气十足的回答。光忠不认识玫瑰小姐是谁,但是他总知道他的小男孩现在并不是很高兴。凉爽的可乐撒在不远处的路上,小贞很烦恼。夏天这么美好,夏天的冰镇饮料也那么美好,他的兄弟为什么总是要来打扰他平静的生活,并且顺便弄撒他喜欢的东西。

 

“小贞,玫瑰小姐是你的新朋友吗?”

 

就在他沉思的时候光忠已经领着他走回了开着冷气的家中,两个人并肩坐在了沙发之上。带着哄孩子意味的语气传到耳中,小贞点了点头,然后他想起了他英雄救美时候的样子,玫瑰小姐那样可爱,他是那么的喜欢。那么同样可爱的小贞,小光会不会喜欢?

 

他这么想着便这么去实践了,少年灵巧的翻身跨坐在了男人的腿上。刀被他自己接下来扔到了一边,然后他用全无保留的姿态去亲吻刚毅的棱角,一边亲吻着一边发出宛如泣血的声音。他在这一刻,忽然明白了暂定名为玫瑰的女士在难受的东西是什么。

 

“小光,小光……”

 

光忠听得见他难受的声音,却只是按住了他的手,跟他亲吻。两个人唇舌交缠暧昧婉转,小贞有些受不了了,他感觉自己马上要迎来一场鸿蒙诞生之初的爆炸。于是他伸手按上了光忠的裤子,光忠知道他要做什么,却只是按住了他的手,笑眯眯的开了口,

 

“小贞,听我说,你还小,这只是你作为一个男孩子正常的……”

 

“我十六岁了,十四岁的时候你告诉我这些事是正常的,因为我是一个男孩子,可是我爱你啊小光。”

 

光忠柔声细语的开口,小贞却在他还没说完的时候就发出了尖利的笑声。他捂着脸笑倒在沙发上,然后闷着声音开了口。每个字都如同泣血一般带着嘶哑与难受,光忠叹了口气,他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办法拒绝了。于是他探过身去,掰开了小贞的手,轻轻的亲吻他柔软的嘴唇。

 

青江在清晨的时候醒来,一期一振在他旁边仍旧好好的睡着。他觉得浑身上下都有些酸疼酸疼的,不过这样毫无保留展现在自己面前的一期比起身上的感觉更让他在意。于是他支起胳膊用手去触碰面前的每一寸皮肤,头发划过肩膀落在一期一振的脸上。青江好奇的碰着他,没有多少温存,只是想知道他什么时候会睁开眼睛醒来。


评论(6)
热度(11)

©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