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快乐蹦迪,活跃生活

[一期all]亲吻刀锋·5

预警:放飞狗血贵乱现pa

我为什么一开始要写这么多人??切视角都切不过来了。


05.

 

三日月听他这么说,摇了摇头,他还没傻到那份上。一期一振见他摇头,便也跟着轻轻的摇了摇头,然后他如同撒娇一般的将自己的头靠在了三日月的肩膀上,带着鼻音委委屈屈的小声开口,

 

“累。”

 

一期一振说话的时候已经闭上了眼睛,眼睛下面的一片青几乎明目张胆的说出了他昨夜没有睡好。三日月没有让他这么难受的休息,只是拍了拍他示意他将头拿开,然后带着他回到了房间。一期整个人都困得脑袋发沉,于是一头扎在了柔软的床铺之上,几乎不到片刻的功夫就已经睡着了。

 

三日月在他睡着之后没有离开,他只是坐在了一期一振的身边。然后手指轻轻拨开粘在脸上的头发,他想他确实很累。不过有什么办法呢?一期的野心太大了,他想要的太多,不得不累,自作自受。

 

髭切坐在屋子里看一集无聊的电视剧,膝丸坐在他的身边听着他抱怨剧情的无聊。家里所有的人都不会进入书房,于是此刻只有他们两个在这里。

 

膝丸听他的兄长抱怨了很久,然后体贴的起身去端了杯冰水过来。说话的声音被喝水的动作打断了,髭切仿佛很渴一样喝掉了大半杯,然后他慢慢的吞咽,喉结轻轻滚动的时候有一点点汗水在炎热的夏天里被蒸发。水喝完了,杯子也重新被放下,髭切仍旧在说话,内容却已经与刚才截然不同。

 

“友成把电话打了过来,他说青江回家了。”

 

髭切说话的时候笑了一下,杯子又被他重新拿了起来,又一口气喝干了里面所有的水,然后红色的舌尖挑了一颗冰块上来含在嘴里。这让他说话的声音有些含混不清,膝丸把一切都看在了眼里,然后他极力掩藏着自己的吞咽动作,轻轻的点了点头。

 

“我们要好好照顾鸣君,不如让人先告诉振君一声。”

 

冰块在口中被咬碎,爆开的凉爽似乎传到了整个房间。膝丸仍旧点了点头,神志在一瞬间回归。于是他坐在那里思考着髭切的话,短促的思考之后他已经明白了兄长的话,于是微微的笑了出来,他知道应该如何去做。

 

“兄长,需要我去吗?”

 

话是在髭切嘎吱嘎吱咬着冰块的声音里被问出来的,然后他似乎被凉到了一样摇了摇头,略有惊讶的看着膝丸,面对着他探寻一般的提问笑了起来,然后亲昵的拍了拍他的手背,站起身来开始在他耳边开口,气息中都是凉丝丝的甜蜜。

 

“小狮子长大了。”

 

这句话让膝丸的心顿时如同坠落一样,于是他略有些紧张的抓住了髭切的手。顷刻间汗津津的手心黏糊糊的,髭切似乎不喜欢夏天里的这种触感,于是他挥开了膝丸的手,转而将自己的手搭在弟弟的肩膀上,打断了他所有还没有出口的话。

 

“弟弟,他也是源氏的男人。”

 

鲶尾坐在走廊下面凉爽的地方吹着风,骨喰拿了两罐可乐慢慢的走到他的身后,然后一言不发的将其中一贯贴在了他的脸上。鲶尾被突然而来的冰凉刺激的跳了起来,然后他大笑着抢下一罐来打闹着想要贴到骨喰的脸上,然而却被骨喰灵巧的避开了。

 

他们两个打打闹闹了很久,才终于都坐下来打算喝汽水。然而易拉罐还没有打开,药研就已经一路踢着小石子从不远处走了过来。

 

“药研。”

 

鲶尾快乐的打了个招呼,然后他将自己手中的可乐高高的抛了出去。药研接住了,一边走过来一边拉开易拉罐的拉环。摇动过的二氧化碳小小的爆发了一次,然后他皱着眉头从口袋里掏出了纸巾把手指擦干净,才在鲶尾的笑声中走到他们身边坐下。

 

“鲶哥,喰哥什么都不懂,你们为什么要把他也拉进来?”

 

药研坐下来之后随意的将纸巾团成一团扔了出去,一边喝着凉爽的饮料一边开口说话。骨喰听了他的话毫无反应,只是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药研觉得他的小哥哥有点像他的小叔叔,过度沉默不爱说话,于是他在内心里径自将他们划成了一类人。

 

鲶尾倒是用目光追着纸巾走了很远,然后在轻飘飘一团落地之后站起身来捡了回来。接着他站在药研的面前将手展开,掌心里便是他刚刚扔掉的东西。骨喰在这个时候终于开了口,不管药研承不承认,骨喰都是比鸣狐更健谈的。

 

“药研,东西不要乱扔,这里不是你家。”

 

他说话的时候鲶尾夸张的哇了一声,然后又将这团纸揣进了裤子口袋。重新做回廊下的时候他似乎觉得有些热,于是将自己的马尾甩到了身前,随手拿过骨喰的饮料冰镇着刚刚从太阳下回来的脸,一边感受着凉爽一边笑着开口,

 

“那你呢?”

 

“我不知道,但是我的羽毛湿了,飞不起来了。”

 

药研慢慢的喝着饮料,骨喰却在这个时候突兀的笑了一声,脸上仍旧没有什么表情。鲶尾却摇了摇头,他叹了口气将自己的脸凑近了药研的耳边,用一种极小的声音与他说话,好像他们小时候偶尔说悄悄话那样。

 

“药研,我从一期哥那边听说了你的打算,你还是应该去念书,你知道的事情太少。”

 

他说完这句话就恢复了刚才的状态,从裤子口袋里掏出手机来玩上面的游戏。药研注意到他开始玩新的游戏了,骨喰凑过头来认真的看着他玩,于是药研也凑过头去看个新鲜。开始的时候他们还玩的安安静静,然后开始你一眼我一语的想办法。

 

一期一振只睡了两个小时就醒了过来,他躺在柔软的床上还有些不知所措。三日月倒是一直没有离开,他作为一个无所事事的闲人看了几章的小说,听见一期醒了,才从书本中抬起眼睛,带着笑容看他。

 

眼睛里的善意是真的,于是一期一振也对着这样的一双眼睛微笑。然后他急匆匆的站起来,对着室内的镜子理了理自己的头发,紧接着才走回了三日月身边,在他耳边弯腰下去,毛绒绒的脑袋蹭过三日月的脸,他却只是看着小说。

 

“这本我没有看过,等您看完了可以借我吗?”

 

一期一振始终没有抬头,他笑着一行一行的看过之后就着这个姿势开口。三日月点了点头,轻微的动作蹭到了一期的耳朵,于是他在这个时候抬起头来,凝视着眼前的人以及他手里的小说很久,然后才轻轻点了点头。

 

“打扰您了,我先走了。”

 

“路上小心。”

 

三日月惯常的叮嘱,一期一振亦如同往常一样在他额角落下一个不算亲密的吻之后再度匆匆离去。三日月知道一期一振来与他说了一些有用的东西,但是他此刻忽然觉得可能一期只是想来睡一觉,毕竟他每天在外面与人演过戏之后回家还要继续,没有地方可以让他这样任性的好好睡一会。

 

狮子王放学回家之后没有出去,他在院子里给狗洗澡。澡没有洗的多干净,倒是打了一场自娱自乐的水仗。于是他带着一身水接过了递来的毛巾,蒙在头上就愉快的屋子里面走去。脚步是被可以放轻了的,他知道最近外面的事情很多,于是便急剧的收缩自己在家里的存在感。毕竟他也不知道书房里的那一位什么时候会忽如其来的发脾气,也不知道他发脾气的时候另一位在不在家里。

 

然而他刻意放轻的脚步还是与人撞了个正着,膝丸从髭切的书房里走了出来,看见他一身湿漉漉的,头上还罩着一个毛巾的滑稽样子也忍不住笑了一声。不过很快他就笑过了,变换上了平时严肃的神情,对着狮子王慢慢开口,

 

“兄长在找你。”

 

“我?”

 

狮子王有些惊讶的反问,膝丸只是点了点头,然后他微微弯下了腰,在狮子王的耳边轻巧又迅速的开了口,

 

“你拒绝就好了,我会帮你去做的。”

 

他这一句话说的狮子王更加疑惑,然而他还没有来得及发问,就看见髭切同样从书房里走了出来,他站在膝丸的背后露出甜甜的笑意,看着窃窃私语的两个人。狮子王想要阻止膝丸继续说下去,却被髭切竖起的手指压制了所有的动作。然后他就在髭切一脸感兴趣的笑容中,听到了膝丸余下来所说的话。

 

“兄长想要你去跟一期打个招呼,你还太小了。”

 

“那弟弟打算替他去吗?”

 

膝丸的声音很小,然而髭切还是敏锐的听到了。于是他不顾狮子王的错愕,只是仍旧站在那里笑着开了口。膝丸听到熟悉的声音猛然回头,看到髭切的时候眨了眨眼睛,一声兄长还没有脱口而出,就已经被髭切挥着手打断了。

 

“小狮子,你已经知道你要做什么,先回房间吧,晚一点来书房找我。”

 

“髭切先生……”

 

狮子王迟疑的开口,他想要帮膝丸说上两句什么。但是髭切不想听,于是他也没有说出口的机会,只能在不耐烦的挥手中径自转身离开。即将到自己房间中的时候他回头看了一眼,他看见膝丸垂着手站在那里,然后髭切打开了书房的门他便走了进去。余下的事情狮子王没有再看到了,因为髭切用警告的眼神示意他不要多事。

 

书房的门与他房间的门同时关上,狮子王简单的冲了个澡便换了身衣服躺在柔软的床上。他不知道晚一点是什么时候,于是只能在这里无聊的等待。他想他终于要长大了,髭切以前经常会笑着逗他,问他什么时候能成为源氏的男子汉。

 

狮子王记得自己曾经说过他已经是男子汉了,不过那时候的髭切通常只是笑着摇摇头,就又开始用别的话逗他玩。这么多年过去了,当狮子王明白这句话意味着什么之后髭切已经不再说了,于是他从来就没机会去知道膝丸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眼睛里在说些什么。

 

小贞下飞机的时候才只是第二天的晚上,光忠独自一人去接了他。两个人坐在车上一言不发,小贞在打开了车载电台之后摇下窗户窗户,从裤子口袋里掏出包烟,自己含上了一根,然后便在安全带的束缚之下伸手去光忠的口袋里摸打火机点了起来。光忠用余光看见他的小孩子在看着窗外出神,思量再三还是叹了口气。

 

“小贞,你还是未成年哦。”

 

他这句话说的带有一点点劝诫的意味,而他的小孩子却只是烦躁的留了半个背影摇头给他看。接着倒也是乖乖的将烟扔到了车窗之外,叹了口气之后想要说些什么,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光忠的电话已经响了起来。


评论(1)
热度(15)

©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