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写他妈的型杂食选手,唯一的zzzq就是我高兴

[一期一振]价值观转变

预警:苦情,有点虐

 @最后的三三 点梗,接好


一期一振在深深庭院里养伤。

 

他靠在廊下看着外面的阳光,他很想走出去看看,可是现在还不行,他还没有痊愈,于是只能靠在廊下看着院子里人来人往。所有的东西很鲜活的,可是所有的东西又仿佛都与他毫无关系。

 

有不知名的付丧神从走廊上走过,行色匆匆的路过他的时候温和的笑了起来,然后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看着他,只是小声的开了口,

 

“一期,让一让。”

 

一期一振愣了一下,然后才道了抱歉给他让出一条路来。这一瞬间他的心里已经在沸腾,但是一期一振什么都没有,他只是如同每天一样晒了足够唱时间的太阳,接着才扶着墙壁艰难的站起身,留恋的回头看了一样太阳,便回了自己所暂住的那间屋子里。

 

屋子里充满了苦涩的药味,仔细闻下去的话还有一点点很久没有散去过的焦灼味道。一期一振勉强的站着了身体,他的刀此时放在对于他来说他遥远的屋子另一端。于是他只能长久的凝视着自己的鞘,久到他已经站不住了。

 

一期一振还是想要拿到自己的刀,于是他一步一步的朝着那个方向走着。艰难的身体拖累了他的行动,一期几乎是走一步就要歇三步,最后他走不动了,只能坐下来,安安静静的一个人坐在牢笼一样的房间之中。

 

没有人来看他。

 

他沉默的坐了很久,终于还是咬着嘴唇重新勉强自己占了起来。扶着墙壁的手不自觉的用力,在脆弱的指甲断掉之后他仍旧没有感觉到一丝一毫的疼痛。嘴唇也被咬出了血,但是这时候的一期一振什么都感觉不到了,刀成了他眼睛里存在的唯一东西,他只是在凭着胸膛中的一口气在借以本能行动。

 

终于,他拿到了自己的刀。一期一振想要将他拔出来看看,却用仅剩的理智压制住了这一念头。他不知道应该自己今后该如何,但是他知道,他的刀已经不再是他之前握在手里的那个样子。

 

这样的认知让他有些愤怒,于是刀连着鞘被种种挥出,打碎了往常用来盛药的那枝碗。一期一振不知道自己从何而来的力气,他就这样奄奄一息的开始将身边所有能砸碎的东西都砸碎,直到气喘吁吁的跌倒在地上。

 

天下变了,不光是人类的天下变了,他的天下也变了。

 

曾经的关白大人御太刀如今只是一期一振,而且是大伤未愈的一期一振。他想他可能无法再做些什么了,曾经的他跃马闯过荒原高山,而如今的他,连发脾气都气喘吁吁。

 

一期一振沉默的思考了很久,他知道那场大火里很多东西都已经化为灰烬,但是他从未想过有关于他的一切也如同流星一样在他短暂的人生中划过黑暗又消失不见。这样的他已经失去了大吵大闹的资格,更何况仅剩的一点骄傲也不允许他如此失态。所以他只是沉默的做了很久,在休息过来之后自己找到了药包扎好了流血的双手,然后一言不发的将所有破碎的瓷片都捡起来,收好。

 

那些瓷片他没有扔掉,每天例行的晒太阳时间也被他自己取消了。他就将自己困在自己锁上的困境中,一点一点,在每一个日月等待身上的伤痊愈,等了很久,才终于健康的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一期一振在养伤的时间里白了很多,宗三左文字作为老相识看见了他,然后如同调侃一样惊讶的笑了出来,异色双瞳里带着笑意,漂亮的眉毛轻轻挑了起来,

 

“御前大人,您白净了许多。”

 

“您多礼了,已经没有御前大人了。”

 

已经没有大阪城了,已经没有御前大人了,留下的只是名为一期一振的一期一振罢了。

 

万古一朝阳。




评论(11)
热度(35)

©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