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写他妈的型杂食选手,唯一的zzzq就是我高兴

[一期all]亲吻刀锋·2

预警:放飞狗血贵乱现pa

我们不仅要写现pa,还要双更


02.

 

“起风?”

 

狮子王似懂未懂的询问,脸上还挂着疑惑的表情。髭切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捡起了桌上的杯子,然后看也不看的扔了出去,狮子王没敢躲,但是杯子也不是冲着他来的。只是带其他鬓角的长发,然后击中了不远处的树。

 

树叶随着外力而簌簌发抖,髭切在这个时候站了起来,看着狮子王露出一个好看的微笑,

 

“是的,要起风了。”

 

他说完,就头也不回的进了书房。膝丸紧随其后的跟上,临走之前眼睛看到了院子里仍旧在发懵的狮子王。于是他在一秒钟的思考之后没有紧紧跟上兄长的步伐,只是穿上鞋走了下去,将那只杯子捡回来之后勉强挤出了一个微笑,

 

“回房间吧。”

 

狮子王在这时候才回神,然后急匆匆点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之后他躺在宽敞柔软的床上,茫然无知的思考着这将是一场多大的风。

 

莺丸坐在家里,一期一振已经走了很久了,只不过是杯子还没有撤下去。来去匆匆的人似乎赶着还要去做些什么,于是杯子没有被端起,就一直放在这里。他坐在那里看了很久,直到大包平从外面回来才回过神来。

 

“一期来了?”

 

桌子上放着的信封上印着粟田口的家徽,于是大包平在看了几眼之后就这样好奇的开口。莺丸听他这么问点了点头,然后带着微笑抱起了跑到自己身边的小猫。接着他与小猫用一样的姿势偏头看向了大包平。

 

大包平知道他要说些什么,但是他不知道刚才那场谈话的具体东西,就只能等着莺丸来告诉他。而莺丸只是将乖巧的三花举了起来,然后便笑了起来,

 

“喵。”

 

他学了一声猫叫,大包平愣了一下之后便笑了出来,然后一把将莺丸所举着的猫抱下来,让小家伙自己去找个地方玩耍。莺丸在猫离开之后皱了一小下眉头,却也没有真正的不悦,他只是又换了一个更加舒服的姿势坐下。

 

“老先生之前可是嘱托了我跟髭切,要照顾好他的小儿子。”

 

“鸣君?”

 

大包平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莺丸所指的小儿子是谁,于是他带着不确信的语气开口发问。莺丸只是点了点头,便将手搭在他的腿上,用另一只空闲的手端起了自己的那只杯子,喝了一口水之后点了点头,便将自己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了大包平身上。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他这种说话方式大包平已经习惯了,他将自己整个人都压在自己身上的坐姿大包平也已经习惯了。只不过是对于他来说,云里雾里说话的样子很婉转,一只莺鸟也没有多重。于是他又换了个姿势,让莺丸能更舒服的将自己交给他,心里已经明白了一些事情。

 

小贞接到电话的时候,他正在地球的那边听着家里哥哥们的彻夜争吵。正在心烦意乱的时候电话铃声的突然想起响起几乎是救了他一命,于是他正大光明的偷偷溜了冲去,在悠扬铃声没有停止的时候接起了电话。

 

“喂,小光,怎么了?”

 

他说话的声音带着喜悦,遥远思念通过一根电话线传递到了海的另一端。于是光忠亦被他传染了愉快,笑吟吟的开口,

 

“小贞你这个点还没有睡吗?”

 

“没法睡,他们吵了好几天了。那边有什么事吗,突然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

 

说话的声音里带着撒娇一样的抱怨,光忠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脸上的表情格外柔和。长谷部就在一边听着他打电话,他与宗三已经在刚刚下定了一些决心,于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让这个电话快些结束。

 

“要变天了,尽快回来吧。”

 

柔和的声音里没有提到发生了什么,只是让遥远大洋彼岸的人快些回来。他没有说,小贞也没有问。毕竟他在用自己的全身心的信任着电话那边的人,既然那边的人让他快点回来,那一定是要紧的事情。

 

“我知道啦,我现在就订机票,等下告诉你时间。”

 

“嗯,早点睡。”

 

接着他们又说了两句,就挂断了电话。长谷部在电话挂断之后看着光忠将手机收好,他思考了一下应该如何开口。然而思考来思考去他都不知道这种场面下应该如何端庄优雅的说出自己的念头,于是他就只是笑了起来,然后快步走到光忠与鹤丸的面前,一字一句的开口,

 

“要联手吗?”

 

鹤丸夸张的哇了一声,光忠倒是一如既往笑的温厚。长谷部看着他们的表情没有多说什么,过了很久鹤丸才压低了声音,一边活动着有些酸痛的肩膀,一边小小的带着一点点不悦的开了口,

 

“既然这样,那就让我们给一期制造点乐子吧,毕竟如果每天都是一成不变的人生,心会先死去的。”

 

屋子里的众人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宗三在这时候忽然晃了晃自己的手机,带着好看的笑容拿起了桌上长谷部的水杯喝了一口,然后才慢悠悠的,如同唱歌一样的说出了早就准备好了的东西,

 

“一期请了他的叔父们,回家聊一聊。”

 

大家很快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于是开始纷纷走了出去。鹤丸留在最后一个,看着宗三自己留在这里点烟,看了很久才终于笑了起来,然后便跟着其余人一块离开了。所有人都知道他们联合起来的友谊太脆了,不过这并不妨碍彼此都觉得对方很有趣。

 

三日月在对着窗边自己跟自己下棋,他这盘棋已经下了很久了。刚刚一期一振忽然的到访打断了片刻的思绪,然后在一期一振离开之后三日月才又重新坐了回来。他笑着在焦灼之时用手搅乱了上面的棋子。

 

“疯了。”

 

他幽幽的骂了一句,不知道是在骂谁。但是棋盘上确实已经是个无法继续的情况,三日月心痛的看着这一局消磨了他很多无聊时光的游戏,然后终于站起身来,穿过还没有开灯的昏昏暗暗的房间,走出去打了一个电话。

 

 

小贞站在外面很快的订好了机票,又将时间发给了光忠,然后才走进房子里面。哥哥们还在肆意的争吵着,于是他皱着眉头看着一群哥哥们,忽然抄起手边的花瓶砸到了地板上。瓷片碎裂的声音让激烈的争吵为之一顿,屋子里的人齐刷刷的看了过来,小贞无所谓的拍了拍手,笑眯眯的开了口,

 

“我明天要回日本,希望你们今晚可以只是吵架不要打架,不要打扰我睡觉。”

 

他说完,就施施然的走上了楼梯回了自己的房间,留下楼下的哥哥们继续吵个没玩。这间房子里没人在乎最小的弟弟留下还是走,反正不管怎么样,该是他的永远是他的,他们只能吵剩下的部分。这点小贞早就知道,所以他来了,而他另外两个哥哥不同,他们不会跟这群人吵架,因为他们什么都没打算要,所以他们压根就没有过来。

 

小贞又过了很久才睡下,他临睡前订了闹钟,翻来覆去的躺了一会儿,就实在困得撑不住睡着了。

 

他睡着的时候,海这边的夜幕才刚刚降临。

 

公路上的夜已经来临,鹤丸他们几个人坐在车里,按照宗三从青江那里得到的欣喜等着粟田口家不知道哪一位小孩子的到来。他们并没有等很久,车灯在无人的远方亮起,于是他们的车子就横停在了路的中间,另一辆车上的人并没有下来,只是无言的按了喇叭。

 

“不下来聊聊吗?”

 

鹤丸下了车,站在路中间朝对面开了口,光忠长谷部和俱利也跟着走了下来,鲶尾与骨喰见状如此,也只能从车上下来了。骨喰照旧是一言不发,点了点头全做招呼之后就站在了车灯的照射范围之内。而鲶尾却是笑了起来,看着鹤丸一派亲热,

 

“鹤先生,真是好久不见,不过我们还有事情呢。如果您想转告一期哥什么,可否改日再说?”

 

鲶尾说话的时候笑的与一期一振有九成相似却又完全不同,光忠听他这么说,摇了摇头。他们只是陪着鹤丸来让一期一振不愉快的,然而鲶尾的话说不上有错,却着实让鹤丸更加不痛快了一些。于是他就站在那里,听鹤丸亲切的开了口,

 

“是鲶尾啊,已经长这么大了呢。不过真是抱歉了,今天你们可能不能马上赶回去见你们哥哥了。”

 

鲶尾还是在笑着,骨喰也听出了对方的意思。不过仍旧是照例的一言不发,然后转身就上了车,准备发动。然而钥匙还没插进去,就看到远处又来了车辆,远光的直射闪的众人都睁不开眼睛,长谷部挥了挥手示意前方路上出了问题,对面车辆却置若罔闻,直接开了过来停在他们的面前。

 

本来他们还打算好言劝告这位司机先生,然而等到车里的人拉开了车门,大家才发现彼此都是熟悉面孔。

 

谁也没有率先开口,气氛只是又陷入了尴尬的纠缠。小狐丸笑着看了看几个人,他们已经许久没有见过了,凭着少年时的印象他只认出了鹤丸一个人,于是便只是对着其他人客气的点了点头,就开始对着他一个人说话。

 

“鹤先生,我是受人所托而来。”

 

他这么说着,鹤丸很快就明白了他是受谁所托。能将事情拖到小狐丸那里的人太少了,很巧的是他们恰巧就认识这样一位。长谷部看了两眼,便率先摇了摇头露出一个笑容,然后他走回了车子里重新发动,其余人也都很快回去了。路上很快就剩下鹤丸与小狐丸两个人,鹤丸笑了一会儿,才摇着头走回了车上。

 

“三日月先生。”

 

光忠在回程路上的沉默里骤然开口,长谷部一边开着车一边笑了起来,然后他摇了摇头,接上了他的话,

 

“不止。”


评论(2)
热度(15)

©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