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你来不来?你来我给你买车。

[一期三日]红鬃烈马·END

预警:放飞狗血

我!写完了!


12.

 

 一期一振听完三日月所说的东西忽然笑了起来,脸上的肌肉被过度的大笑牵扯出一个酸痛的结果,然后在无法在笑的时候终于收敛了脸上的笑容。

 

笑容停止之后他的听着后脑的剧痛忽然灵台清明,他想他以前所纠结的问题都在此刻荡然无存,然后他凝视着三日月的眼睛,缓缓的开口,

 

“您爱我吗?”

 

一期一振没有再问三日月爱的是他还是往昔,就如同他的明月所说出的话那样,爱情应该来自于温柔与跳动的心脏,那么如今不再锋利的他是否配得上神明的爱情?三日月听了他的话做了一个小小的惊讶表情,然后轻轻将手覆在他的手背之上,用一种分外笃定的语气,顷刻间将一切都烟消云散。

 

“我爱您。”

 

恳切的爱情来势汹汹,回音与灰尘都还没有落下的时候他们两个已经不约而同的笑了出来。三日月宗近看着他年轻的脸庞笑弯了眼睛,一期一振在这个时候忽然倾身过来,在他的耳边喋喋不休。

 

“我爱你……”

 

无数热烈的爱情如同春天的种子一样破土而出。一期一振在这一刻想明白了许多东西,他想曾经的东西始终都已经过去了,虽然仍旧揣在他的心底,但是那已经是曾经了。如今的他不在需要用锋利的刀剑来践行一些东西,来保护一些东西,他的明月的每一句话,他都奉为神谕。

 

如今他的神明说,他说他爱他。于是一期一振终于不在惴惴不安,他将一颗心好好的揣会胸膛之后才发现眼前的世界比他想想的要辽阔的太多,每一处山花海树都是他所未曾看见过的风景,三日月宗近曾经只是一处不属于他的美景,而如今旅途到达了重点,风景不再是风景,而是披星戴月六百余年之后所见到的黎明。

 

“我听说,死亡之后人所见到的只有一篇黑暗。”

 

三日月在一期一振说完了六百年前的爱情之后终于缓缓开口,说出了刚才走神中被散落的话题。一期一振听他这么说之后先是明显的愣了一下,然后飞快的将头摇成了一副拨浪鼓的样子,过了很久在终于牵起明月双手,隔着自己的拇指热烈的落下一个没有触及到他的神明皮肤的亲吻,却是满腹柔肠,

 

“我不知道,但是我现在不想听关于死亡的话题。”

 

一期一振说话的时候亲吻漫过拇指,洪水一般不可收拾的顺着手腕上移。停留在明月之外的时候他轻轻笑了笑,幅度更加大的探过身去,在三日月的眉心落下一个包含着无尽爱情的吻,然后嘴唇没有离开,就停留在上面。

 

“我从来没有恐惧过死亡,但是我现在很怕。”

 

他怕人间明月无法照耀阴仄仄碧落黄泉,三日月听懂了他所说的东西,嘴唇贴在额头的上带来的颤抖将一期一振的心思毫无保留的传达过来。他想这是好的,人无欲不可亲,一期一振曾经将自己的生命看的格外轻薄,那样的人让他始终无法毫无保留的去爱,从几百年前就开始,直到今朝。

 

“我一样爱您。”

 

三日月宗近替他说完没有说完的话,然后飞快的站起身来将嘴唇与额头分离,接着他微微低头,在一期一振的嘴唇上落下一个亲吻。

 

两个人的嘴唇都是柔软的,一期一振的亲吻中更多了一些甜腻腻的仿佛是糖的味道,于是这让他的嘴唇格外像一朵花或者一块软糖,三日月用舌尖仔细认真的尝过了每一处的味道才叩开他的牙齿,然后更加柔软的舌头亟不可待短兵相接。甜蜜的滋味更加过分的用了上来,三日月想他也应该多吃一些糖果,只是不知道一期一振喜欢什么样的味道。

 

一场开端旖旎的亲吻最后终于变成讨伐,一期一振在睁大了眼睛看着面前人很久之后便伸手扣住了的他的后脑,然后在三日月头上他所疼痛的地方用力禁锢,接着唇舌撕咬之间一点点血腥气味盖过了经年累月的糖果甜蜜。

 

嘴唇都被眼皮哦了,但是咬破了也无所谓,这对于他们来说都只是不值得一提的小伤,没有人会因为这样一点点的东西寻死觅活。于是两个人相拥着倒在了柔软的被褥之上,亲吻带来的窒息很很快将他们二人同时淹没,似乎大家都忘记了还可以用鼻子在呼吸。

 

这一场亲吻持续了很久,久到两个人都产生了溺水的感觉之后才被迫分开。分开之后两个人对坐着大口呼吸,亟不可待的获取刚才的那一刻珍贵的空气。三日月宗近看着一期一振摸去了嘴角的血,他想他们果然还是刀,即使想明白了再多,也会在某些时候不可避免的伤害着对方。

 

然而这一种伤害是甜蜜的,是让人所无法拒绝的。

 

“您先养伤,我先回去了。”

 

三日月道出这样一句话,说话中还带着喘息。然后他便要离去,一期一振却在他离去的时候拽住了他的胳膊,紧接着便如同一个天真的孩子那样露出可爱的笑容,

 

“我来跳舞跟您看吧?”

 

他这句话没有说完,就已经从被褥中站起。三日月宗近被迫留下观赏他如同小孩子一般的亟不可待,所有的姿势都是熟悉的也是陌生的。一期一振在大阪城中曾经跳舞给他看过,那时候他的丈夫拿着刀意气飞扬,而如今的一期一振有些局促,他没有拿刀,也似乎太久没有重新跳起这支舞,动作间都带着一种已经遗忘的生涩。而三日月宗近还是带着笑容看他慢慢的跳起来,并且轻声的哼起了曾经的歌。

 

曾经跳起这支舞的时候正是人间好时节,同样亦是他们的好时节。

 

一期一振放下了刀,最初的舞步已经不甚记得,然而在歌声里他回了所有的记忆。如今他赤诚如孩童,这一切的一切都不再是不能被提起的禁忌。于是活泛的记忆争先恐后的涌入了脑海之中,一期一振在最后一个音节落下的时候伸长,他想要折一朵花如同过去那样送给面前的人,但是房间里没有花。

 

于是他对着窗外徒劳伸手,接着将自己的手掌碰到了三日月面前,将空荡荡的东西摆在他的眼下,露出一个羞涩又稚嫩的微笑,

 

“我想星星是不会变的,虽然我没有将它摘下来,但是这是一颗来自大阪城的星星。”

 

三日月听他这么说笑了起来,一期一振就在他笑的时候见手掌隔着一点点距离放在了他的眼前,然后忽然收了回去,用自己的眼睛久久的凝视着三日月的。三日月看他看了很久很久,才终于安静的开口,

 

“好看吗?”

 

一期一振认真的点了点头,然后站起来走回被褥之中,脸上的笑容还是刚才那样的,却缓慢而又坚定的开口。

 

“很好看,月朗星明,日月同辉。”

 

他说这句话自己仿佛率先害羞了,耳朵忽的一下红到了尖部。然后他似乎受不了了一样飞快躺了回去,将被子盖住了头发,瓮声瓮气的送三日月离开。三日月见他这样也是好笑,伸出手轻轻的将他的被子拉了下来,冰凉的之间探过去之后惊讶于耳朵上的高温,然后也一发不可收拾的笑了出来。

 

“那我先回去了。”

 

他带着笑容离开,一期一振也将自己埋在被子里同样笑了起来。然后他在三日月离开之后起身关掉了屋子的灯,月光从窗户中照射进来,然后他就在这样的星月之中重新睡着了,一场好眠无梦。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审神者简单的开了个会,简单的说明了敌军并无异动,然后重新调整了出阵的人选。一期一振与三日月宗近倒是因祸得福,休了几天不大不小的病假。

 

这几天短暂的病假里他们聊了很多东西,从还在一起的日子聊到了分离之中的六百余年,每一件最平常不过的小事说起来都带上了爱情的滋味,就在他们的爱情之中,城中的花已经不知不觉见全部开放了。

 

三日月宗近的病假先结束了,于是他在花还没有落下的时候出了阵。最近城外荒原上的战况并不乐观,于是他们回来的时候是一样的兵荒马乱。一期一振从屋子里走出来的时候弟弟们都谨慎的看着他,而他只是摸了摸了弟弟们的头就去迎接回来的人。

 

他所等待的人受了一点小伤,然后毫无遮掩的展示给他看。一期一振看过之后眼睛里只是故作夸张的激动,然后在藤四郎们紧张的目光之中笑着开了口,

 

“您受伤了,我很难过。”

 

三日月听他这么说也笑了起来,然后配合着故意做出疼痛样子,一期一振紧紧张张的捧起他受伤的手,然后慢慢的吹着上面的伤口,一边安抚一边温柔的开口,

 

“好了,不痛了。”

 

藤四郎们在惊讶之后笑了起来,然后每个人都装作了受伤的样子。一期一振颇有耐心的安抚了每一个人,三日月在这段时间里已经处理好了手上的伤口。换掉了脏兮兮的衣服坐在廊下休息的时候一期一振在终于结束了他的治疗,然后手中拿着一枝花走了过来在他身边坐下,接着用一种仿佛撒娇的语气开口,

 

“我也疼。”

 

“您那里疼?”

 

三日月忍着笑意应对着他的撒娇,一期一振却只是将花递给他之后展开了自己的手掌,上面有一道似乎是叶子划过的浅浅伤痕。三日月握着他的手吹了两下,然后又将自己没有受伤的那之后交叠着放在他的手上。

 

一期一振的耳朵在这样的动作之后又有了一点点的红,然后他很快的就消散了这一点点的不好意思,那只手很快的重新握了回去。然后两个人同时不动声色的将手隐藏在宽大的袖子之下,一同看着一期一振折回来的花。

 

春天到了,花开了。于是没有什么其他别的事情是值得人去纠缠不清的,他们两个就这样在日光下做了很久很久,感受着逐渐炙热的太阳昭示着夏天就要来临。

 

夏天之后是秋天,秋天之后是让人有一点点心灰意冷的冬天,不过这都没有什么关系,冬天很快就会过去,下一年的春天很快又会来临。他们的爱情跨越了那么久的时光,曾经的自以为的好时节都不再是最好的时光,如今小孩子们在院子里嬉笑打闹,而他们就在光天化日之下将手牵在一起,你一言我一语的聊起了凡尘俗世。

 

一期一振做刀的时候很不懂人类为什么会有那么多聊不完的话,对于他来说生是空,死是空,一切皆是空,爱情亦是空,只有锋利的刀刃与无尽的荣光是真,于是他不明不白的糊涂度日,只是为了炫耀锋利而保护,只是为了彰显荣光而热爱。

 

“夏天到了,烟火大会也快开始了。”

 

三日月忽然提起了这么一句,然后两个人一整个下午的时光都消磨在了对烟花以及夏天的赞美之上,知道吃饭的时候才终于松开已经被互相体温传染的手。三日月宗近同样不在迷茫,他不再去想自己爱的到底是哪一个一期一振,一期一振亦找到方向,他知道自己爱着所有的三日月宗近。

 

我既红尘我既空,今日方知我是我。


评论(16)
热度(75)

©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