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写他妈的型杂食选手,唯一的zzzq就是我高兴

[一期三日]红鬃烈马·1

预警:放飞狗血

不贵乱了,当个人,好好谈恋爱



01.

 

几百年都付黄粱一梦,睁开眼睛的时候梦就醒了。

 

一期一振坐在廊下看着远处樱花独自出神,他刚刚出阵回来,脑子里还是乱哄哄的血气翻涌。在这种熟悉的血气翻涌里,他不自觉的回忆起了一些东西,然后在走进城门的一瞬间把所有的一切全都忘记。

 

刚刚结了花苞的樱花树并不漂亮,但是大概在几天之后就应该是一树繁华。

 

就在他出神的时候,藤四郎们已经打闹着到了他的身边,小孩子柔软的声音一口一句的叫着一期哥,一期一振被迫回神,接过了乱藤四郎递给他的还没开花的树枝。一期一振的脑子里已经开始想到了下一场雨之后美丽的花,同时也想到了其他的美丽的东西。

 

最近城中新来了一位大人,最美的刀笑起来的时候眼底有一弯明月,这让一期一振背上繁复的大阪城仿佛重新愈合,不是疼,几百钱的纹绣早就不再痛了,只是发痒,不知道是心里在痒还是背上在痒。

 

这种痒让人无法集中精神,于是他没有听到乱与厚在他耳边所说的一切闲暇琐事。于是他干脆不再坐在这里,站起来之手单手揉了揉乱的头发,然后他如同所有兄长会做的那样露出了一个温和可亲的笑容,

 

“抱歉,乱,一期哥太累了,刚才没有注意听你在说什么。”

 

他这句话说完,乱藤四郎撒娇的语气顿了一下,然后很快的重新露出一个明朗的笑容表示没有关系,厚藤四郎则催他快去休息。一期一振点了点头,叮嘱了弟弟们好好的玩耍之后才拿着那枝花苞与刀离开,回到自己的房间换好了衣服之后才开始精心的找了个瓶子出来,将花枝好好的收了起来。

 

他知道这上面的花已经在没有绽开的时候就凋零了,但是最近他在学着做个好哥哥,于是自然将所有来自弟弟的心意都好好珍藏。

 

换上新衣服之后一期一振重新走出了房间,重新绕回弟弟们那边之后才看见三日月宗近已经被短刀们簇拥在其中,每个小孩子都在围着他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三日月仿佛也乐得听这些琐事,他就坐在那里,偶尔笑两声,偶尔摸摸小孩子们柔软或者硬的头发。

 

一期一振看着这一切,所以他没有走过去,只是站在廊角外看着三日月的手指擦过一张又一张柔软的脸颊,然后笑着将自己的点心分给他们。一期一振好几次想要尝试着鼓起勇气走过去说点什么,但是最终他还是在看了一会儿之后就离开。春天即将来临,天气已经开始转暖了,于是他将外套脱下来搭在臂弯里,然后沿着曲曲折折的石子路漫无目的的向前走着,一边走着一边在脑子里想了许多。

 

曾经明亮的月光如今仍旧明亮,而他则是再也无法走上战场的刀剑。如今应召而来这座城中,每一个能横刀立马的日夜都仿佛捡来的一样。于是他在内心忍不住的思索,是否要继续装作无法回忆起往昔的样子,等到这一场梦醒了之后仍旧回到舒适又无聊的地方,就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毕竟那把刀曾见证过他最风光的日子,如今自己这样一幅样子,是否应该再度回去与他说说几百年前旧事。

 

在一期一振看着三日月宗近的时候,三日月宗近也在看他。他在短刀们的包围中看到了廊角的一期一振,然后听着小孩子们无尽的好奇装作熟视无睹。城中都说一期一振的一切都在那场大火里消失殆尽,三日月不是很在乎人类应该如何去做,不过一期一振既然会这样的长久的看他,他就已经知道了一期一振撒了一个弥天大谎。

 

他可能什么都没有忘记,毕竟眼睛骗不了人,刚才的目光与几百年前他每次出城回来的目光太过相似,相似到让人根本无法相信他忘记了一些什么。

 

不过一期一振不说,他也懒得戳破。于是他只是继续听着短刀们无尽的烦恼与好奇,笑着跟他们讲一些曾经过去的故事,只是跳过了藤四郎们的兄长而已。毕竟其中一位当事人要装一无所知,那么他又何必去多嘴多舌。

 

一期一振仍旧在城中漫无目的的闲逛,他走过又一个廊角的时候忽然想起了曾经在德川家的日子,那几年的书信足够放满一个小小的柜子,其中只有很少的一部分是三日月写给他的,在几次的无人回应之后三日月似乎也丧失了继续给他写信的兴趣。

 

于是剩下的就都只是一期一振写下的,没有寄出的回信。

 

他想到这里不由自主的笑了出来,曾经的软弱就如同人类一样,三日月是他荣光的见证人,于是截止至今日看见那一轮明月的时候一期仍旧会无法自制的想起往昔。虽然往昔都已付之一炬,变成黄土黑烟散落,但是他仍旧会思索。

 

脑子里乱糟糟,而脚步没有停,于是一期一振绕了几圈,最后仍旧回到了刚才的地方。缠着三日月的短刀们已经离开去玩自己的游戏,于是只剩下他一个人坐在那里喝茶,一期一振仍旧站在廊角看他,过了很久才终于走过去,站在他面前笑得端庄得体,

 

“三日月殿下,刚才弟弟们打扰您了,很抱歉。”

 

“您言重了。”

 

三日月端着杯子喝了一口茶,不言先笑,笑够了才慢条斯理的客套回复。一期一振就在他笑的时候温柔的看着他,他的明月经过了如此漫长的岁月仍旧皎洁无瑕,只不过明月无暇,照千万人归来离去,不再只将月光留给他一个。

 

一期一振这么想着,眼睛里便不由自主的流露出一种悲哀的神情,然后脸上的微笑一如往昔的与三日月一句一句的客套着闲聊。三日月也就一样的笑着与他回应,知道他说出告辞的话离去的时候,才骤然的开口,

 

“吉光大人,您把头发剪了。”

 

一期一振离去的背影听到他说这句话的时候顿了一下,阳光投射在地下的影子仍旧在波光粼粼的乱动,他在这一瞬间有太多东西涌入,一把刀上承载的东西顿时太多,于是他抛去了在走入城门之前下定的一切决心,慢慢的转过头来,看着眼中的明月轻声开口,

 

“您也一样。”

 

他说话的时候不由自主的走进了三日月,弯腰在他耳边说完最后音节。三日月少见的愣了一下,他早就知道一期一振有所隐瞒的东西,但是没想到如此轻易的就暴露出了一切。于是他微微抬头,跟一期一振的眼睛对视,两个人离得太近了,近到无论说些什么都足够像爱人之间的话。

 

“我以为您忘了。”

 

三日月轻轻巧巧的戳破最后一层窗户纸,一期一振脸上的笑意丝毫没有减少,他只是用带着白色手套的手指轻轻挑起了三日月略长的那边鬓角,极度虔诚的隔着自己的手指在上面落下一个足够深情的短促亲吻,然后重新站直,眼睛深处是水光摇曳笑意。

 

“我也以为我忘了,但是您让我永生永世无法忘记。”

 

一期一振说完这句话就再度离开,三日月坐在廊下耳朵里仍旧在回忆他所说的话,不过在片刻之后他就仍旧恢复了刚才的样子,坐在廊下端起茶杯,里面竖起的一根茶杆被视若无睹的忽略。三日月喝完了最后一杯茶,仍旧没有起身,只是不由自主的笑了出来。

 

他的小丈夫在很长的一段岁月里荒唐又狂妄,而如今的他将一切的锋利都好好的收了起来。对比起现在的一期一振,三日月不可否认自己更喜欢大阪城中的那一位。毕竟他是活了太久的刀,曾经鲜明又恣意的人在他脑子里留下的印象太深。

 

所以他对如今一期一振对于他的回避并不是很喜欢,然而刚才短促的谈话中他才重新知道,不管一期在说什么什么,他眼睛里最深处的光芒始终都没有改变。

 

于是这一切在他的眼睛里都变的有趣起来,三日月迫不及待的好奇,好奇一期一振什么时候才会将自己的谎言戳破。

 

一期一振坐在自己的房间里,他也在回想着刚才的对话。他想自己一定很爱三日月宗近,毕竟曾经眼里是他,心上也是他,大火后留下的伤疤也变成了他。可是就是这样,在全心全意的爱上一个人之后,一期一振开始束手无措。

 

他可以情意的对着所有人用最温情脉脉的眼神说出爱,但是面对三日月,他觉得自己说出的一切都是在摧毁无暇的明月,所以他不知道该要如何开口。

 

他就这么想了很久,脖子后面的发尾让人觉得有些痒,一期一振觉得自己应该剪头发了,于是他站起来从柜子里拿出剪刀,在镜子前看了很久,终于还是重新收了回去。

 

曾经他听了人间话,在剪短头发的时候同时抛弃了烦恼,而如今一切都是他所想要的,既然能够重新走上战场斩断敌人,那么自然也能斩断自己所有的尘世烦恼。

 

更何况他的烦恼在他自己看来不算烦恼,只是爱情,更何况他如今又与三日月久别重逢,曾名为五阿弥切的刀剑只是看着,就能斩断时间所有烦恼。

 

于是一期一振在午后漫长的思索,直到日暮西斜的时候才终于重新走出自己的屋子,领带仍旧好好的系在那里,他开始在晚饭之前漫无目的的寻找三日月。

 

三日月仍旧坐在下午那里,一期一振看见他的时候两个人同时露出一个心知肚明的笑容,然后一期一振规规矩矩的隔着一个茶杯坐在三日月的身边,两个人都沉默着,等待一场漫长谈话的来临。

 

沉默持续了很久,不尴尬,但是还是令人不适。一期一振在此刻带着满肚子的柔肠想要托付,于是他率先打破了这种沉默。

 

“三日月殿下,我想与您谈谈。”

 

三日月听他这么说流露出一个略显惊讶的眼神,然后仍旧温柔又宽厚的看了过去。一期面对着他如同神明的眼神笑了起来,不会增长岁月的脸上仍旧是大阪城中一轮风花雪月,他将自己的声音放的柔和,然后隔着一点点的距离将手探出,所有想要说的爱情都盘旋在嘴边,然后一期一振长久的凝视着两人中间的茶杯,空荡荡的杯子里曾经装满水,然而就是这些曾经的水,熄灭了曾经的火。

 

“我打算重新将头发留起来,等到头发再度变长的时候,我有话与您要说。”

 

一期一振留下一个承诺,三日月点点头表示知道,然后在此时空旷的院落里意义不明的笑了出来,等他笑过之后一期一振被熄灭的火焰重新然后,他在此刻迫切的想要对三日月说一些什么,于是他重新直视着他的目光,在明月高远之下慢慢的开口,

 

“三日月殿下,我对您是不一样的感情,对着所有人都可以说出的东西对您我说不出,所以我需要一些时间来缓冲,等我的头发长了,我一定会与您说。”

 

三日月听着他示弱的发言愣了一下,然后再度笑了起来。他知道一期一振说不出口的东西是什么,曾经不可一世随口就能说出的爱情在分离之后变得沉甸甸,这是三日月第一次看见一期一振在感情面前笨拙的样子,他不知道他是真的学会了用一颗真心去好好的爱人,还是锋利长久被藏起来之后已经忘记了如何出鞘。

 

不过一期一振没有留给他询问的时间,应该吃晚饭了,一期一振就这么走了,如同兄长一样去叫小孩子们吃饭。


评论(12)
热度(120)

©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