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快乐蹦迪,活跃生活

[一期压切]上帝的自然选择·9

预警:现pa,放飞狗血贵乱


09.

 

日本号看着他的眼睛笑了出来,他以前觉得一期不过是狗仗人势,如今才惊觉确实是如他所想那样,只不过面前的人是那个被仗势的人。

 

虎落平阳仍旧在耀武扬威的人日本号惹得起,但是他不想惹,疯子坐在他对面,亡命徒的刀就架在他脖子前三公分的地方,没有必要去跟人争这一口气。一期要争这口气,不过是因为他现下除此之外一无所有,想要谈下去,就必须把这口气争到了,然后稳稳的揣在胸膛里,不能松也不能放下。

 

于是他挥挥手,示意手下的所有人全都离开。刚才的来势汹汹顷刻间荡然无存,屋子的门被从外面带上,而长谷部仍旧单膝跪在日本号的两腿之间,手中的刀依旧松松垮垮的贴在颈动脉上,眼睛里全都是兴奋。

 

“我的人退下了,你的人呢?”

 

日本号从上往下看着长谷部,笑着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将手放好之后才不紧不慢的开口。他对面的一期也仍旧在笑着,眼睛里的咄咄逼人已经退了下去,刚才挂在手肘的人皮又被重新好好的穿了起来,然后一期用文明人的架势坐着,一个音节一个音节的带着甚至有些腼腆的笑容开口,

 

“不急,我想问您几个问题。”

 

他说这话的时候看起来倒是乖顺恭谨,日本号也没有拒绝他,只是摆摆手示意他开口发问。然后他就看一期随便的拿起了一颗糖,在手里来来去去的玩着,一边玩一边思考,过了许久才终于发问。

 

“昨天的事与您有关吗?”

 

一期直接开口问了教堂的事情,日本号却没有回答。他笑着摆了摆手之后又轻轻的点了点头,一期就也同样的笑着看他的。然而长谷部却懒得看他们玩这种聪明人之间的游戏,手中的刀向前近了一些,与日本号的咽喉几乎只有一线之隔,然后他从下面看上去,眼睛里满是不耐烦的神色,

 

“说话。”

 

日本号听他这么说,顿时就笑了起来。不过倒是没有如同刚才那样继续打哑谜,因为他足够熟悉面前的刀与握着刀的人,长谷部发起疯来从来不讲情面,他才不在乎一期得没得到想要的答案,现在握着刀的手稳稳当当的停在那里,等他觉得烦了,一样能稳稳当当的飞快划过,血迸出来的时候聪明人就再也没法把藏起来的话说出来。

 

“有。”

 

一期听到他的回答哦了一声全做回应,然后手里玩了半天的糖被扔回了盘子之中,接着他站了起来,看着日本号的眼睛继续笑着。

 

“那之前的事情与您有关吗?”

 

最关键的问题被直接问了出来,长谷部皱着眉头不自觉的将刀握的更紧了一些。日本号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他端起了手边的酒杯喝了一口,放下之后露出满足的神情,一期就站在他的对面等他的回答。

 

“没有,我知道消息的时候已经晚了。”

 

他倒是十分坦率,不过日本号本来也没打算隐瞒。食得咸鱼抵得渴,他既然想要在险中求富贵,那就没什么可怕的,说起来唯一值得懊恼的就应该只是消息得到的太晚,如果要是让他来,断然不会让一期逃出来,此时孤军一人还能耀武扬威。

 

一期听了他的话之后认真的点了点头,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只是将放在沙发上的刀拿回了了手里,他手腕上长谷部所留下的伤还没有好利索,于是此时他也不想再自己动手,只是站在那里温温柔柔的笑了出来,用一种足够蛊惑人心的声音轻轻的开了口,

 

“问完了,麻烦您杀了他,长谷部君。”

 

这句话说完之后日本号再度大笑起来,他感觉到长谷部的杀意在一瞬间燃起之后有了一点点的犹豫,所以他确认长谷部今日无法对他下手了。虽然他是不怕跟长谷部动手的,但是省力气的劫后余生仍旧让他莫名的开心,于是他笑着跟长谷部开起了玩笑,

 

“长谷部,你信教,乱杀人可是要下地狱的。”

 

日本号说话的时候用手指沿着链子将长谷部衣领中的十字架勾了出来,银质的东西在天光下映出亮闪闪的光芒。一期看到这一幕却是笑了出来,他慢慢的越过矮几,站在长谷部的身后弯腰,重新替他将十字架的好好的收回了衣领里,然后用足够三个人听清的语气带着一种莫名疯狂的笑意开口,

 

“长谷部君,我爱你,所以我会替您下地狱。”

 

他这句话说完,日本号感受到了长谷部手中的刀刃微微有了一点点的颤抖,这对于他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于是他攥住了长谷部的手腕,将他冰冷的刀贴在他的嘴唇嘴上。隔着薄薄一层锋刃落下一个意味不明的吻,接着是一如往常爽朗的大笑。

 

“别被他骗了,长谷部,他不会这么做的。”

 

又一轮的较量再度开始,长谷部夹在他们两人之中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头。一期在这个时候再度弯腰下来,长谷部知道他又要说一些什么足够蛊惑人心的东西,但是他现在不想听一期突如其来的爱情或者其他什么,烦。于是干脆回手将刀递了出去,头发被割断了几缕,落在一期的肩膀上。

 

“闭嘴。”

 

长谷部的语气并不好,一期听了之后也真的就安安静静的闭上了嘴,重新直起腰来,将肩膀上的头发拿掉之后就好好的站在那里,看着他露出一个微笑。日本号在这个时候发出了哇的一声,如同看好戏一般的惊呼同样让长谷部不爽,所以刀刃很快又转了回来,在日本号的手臂上穿出一个血洞之后又被轻飘飘的拔出。长谷部看见血之后才感觉到了一些快乐,于是他笑着向日本号看了过去,

 

“至于你,你应该知道你是吃谁的饭的。这是给你的教训,两清了。”

 

日本号听他说完之后也捂着流血的伤口站了起来,眼睛已经红透了。他伸手想要从怀里掏枪出来,长谷部却在他刚刚将枪拿到手中之后就飞起一脚,踢到手腕的同时火器也不受控的飞了出去。

 

接着长谷部口袋里的枪被他自己用更快的速度拔了出来,看也没看就开了一枪,打碎了日本号身后的花瓶。巨大的响动惊到了除他之外的刀所有人,于是长谷部就在这个空档中又开了一枪,玻璃应声而随,他在大批的人涌进来之前就已经拉着一期从窗口跳掉了院子里,在熟悉的走廊上狂奔。

 

手下的人追了出去,日本号靠在沙发上看着天花板笑了出来。他没想到长谷部会在这种时候突然发疯,不分青红皂白的就将两任饲主都咬了一口。不过说到底,他算来算去还是没有算到长谷部的一往情深,如今一期什么都没有,他输的起,而他的身边又带着长谷部这样的定时炸弹,谁也不知道他们两个到底会做什么。

 

不过长谷部君也有长谷部君的有点,那个人一贯说话算话,如今他说了两清了,那就是两清了。不管日后一期能掀起多大的风浪,他们两的交情与旧仇都已经可以翻过不谈,长谷部说得出这种话,他就自然两边都拦得住。

 

狼崽子也不是养不熟,只不过在太多时候这狼崽子都要吃一口肉才能乖乖听话。

 

一期跟着长谷部在走廊内快速的穿梭,身后已经有人追了上来,于是长谷部索性不跑了,他忽然就停住了脚步转过身,看着那群人,里面有熟悉的不熟悉的面孔,他懒得去认也懒得去想,就只是在一触即发的时候忽然抬腿站在最前面的那个人踹趴下了,然后重新的好好站住,双手插在口袋里甚至没有个迎战的意思,

 

“我说两清了,你们听不懂人话吗?”

 

长谷部说话的时候甚至有些要笑不笑的意思,知道他作风的人一开始就没有追上来,不知道的愣头青们却只是想抓了他回去邀功,于是就有人愣头愣脑的从人群后侧冲了上来,还没有走出人群,长谷部已经从口袋里拔出了枪,啪的一声上好了保险。

 

黑洞洞的枪口对着人,然而以多欺少的局面让他们已经丧失了基本的判断,只想要凭着一腔血勇制服看起来单单薄薄的一期跟长谷部。然而长谷部并没有给他们这个机会,第一个人举起刀的时候子弹已经从他的手掌中穿透而过,血顺着腕骨留下来之后那人才觉出疼来,开始惊恐的大声呼喊。

 

恐惧的情绪开始蔓延,在惨叫声之中长谷部仍旧举着枪,黑洞洞的枪口在每个人的眉心慢慢移动过来,没有人知道长谷部是什么时候开的枪,什么时候对准的目标。一期站在他身后,从刚才起就听了他的话保持了安静的人这个时候才终于重新开口,

 

“准。”

 

长谷部听见夸奖脸上仍旧没有什么太大的表情,刚才他想要从后门出去,然而此时此刻走正门忽然对他产生了无限的吸引力,于是他站在那里,将枪口轻轻的挥了挥之后没有接一期的话,而是皱着眉头说起了别的事情。

 

“让路。”

 

他说完,人群还是没有动。恐惧过后涌上来的勇气格外的强大,又有人大喊着便举起刀要看过来,长谷部这一次仍旧没有瞄准,他飞快的将手中的枪上了膛之后再度开枪,这次子弹没有贯穿手掌,而是从眉心之间贯穿了头颅。

 

没有人料到他真的有杀人的胆子,这群在他离开之后才来的年轻人终于开始陷入真正的恐慌,他们不知道此时是该让开一条路还是拼死搏一搏,而长谷部的耐性又一直不是那么好,他在沉默了很短的时间之后就将枪再度上了膛,正要开枪的时候忽然听见了别的声音。

 

“好久不见了,一期哥,长谷部先生。”

 

人群在这个声音落下之后才终于分开了一条路,一个十六七岁的男孩子从中间走了过来,看见他们两个之后露出一个似乎是很开心的笑容。这个人长谷部记得,是一期某个关系不远不近的弟弟,似乎在很小的时候就被送到了这边,所以长谷部跟他相处的日子倒是还算得上多,关系也还勉强能说一句好。

 

“日本号先生托我送客,您二位跟我来吧。”

 

是粟田口家教养出来的礼数周全,博多笑着带他们两个离开了这里,一期站在后面始终一言不发。长谷部知道他在想什么,日本号既然参与了对于一期的追杀,那么博多自然也不可能全然不知情。

 

虽然他觉得一期是个只有温柔却没有感情的人,但是被流着同样血的人参与赶尽杀绝,估计对于是个人来说都不会有什么愉快的心情。

 

博多送他们到了门口,长谷部就示意他回去,一期在这个时候也已经结束了刚才的不愉快,他笑着拍了拍博多的肩膀,如同所有久别重逢的兄长那样温和的开了口,

 

“你好像长高了一点。”

 

他这么说完博多就笑了起来,何止是长高了一点,他上次见到这位长兄的时候只有七岁。


评论(1)
热度(7)

©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