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快乐蹦迪,活跃生活

[一期压切]上帝的自然选择·8

预警:现pa,放飞狗血贵乱

打起来!打起来!

昨天聊到的,说想要hsb跟号叔打,真的刺激,但是今天没打起来


08.

 

长谷部坐在床边看着一期骤然站了起来,手机被扔到一边之后他整个人在电灯下阴影里似笑非笑,两个人这么了半天一期在终于好好的控制了自己的表情,然后慢慢坐到了长谷部的身边,语气里带上了熟悉的笑意。

 

“是我的人,我走了之后他们竟然还妄想斩草除根。”

 

一期自己坐在那里跟长谷部笑着开口,长谷部还是没有说什么,他叹了口气之后就自顾自的去洗漱,只是在站起身的时候在一期肩膀上拍了两下。一期见他将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便轻轻的握住了他的手腕,在突出的腕骨上落下一个亲吻之后坐在那里抬头,眼睛里闪闪烁烁的是少见的示弱样子。

 

“您会背叛我吗?”

 

声音低的仿佛喃喃自语,长谷部听见这句话却楞在了原地。这是他第一次听到一期用这种筋疲力尽的样子说话,好像他已经溺水,而长谷部是他面前唯一的救命稻草。

 

救命稻草手腕被紧紧的攥着,长谷部在此叹了口气之后顺着他的力道在他的面前蹲了下来,睡的乱糟糟的短发四处翘着,然而长谷部只是用另一只空余的手贴在了一期的脸上,然后用一如平常那样生冷的语调硬邦邦的开口,

 

“我不会背叛你。”

 

长谷部刻意将自己说话的声音压低,没有别的原因,他只是觉得的此刻的一期格外的脆弱,好像声音大一点都能让他吓到。一期自己倒是没有这么觉得,他只是笑着松开了长谷部的手,然后在他去洗漱之后面对着面前的空气笑了起来,紧接着大声的开了口,

 

“我爱你。”

 

经常突如其来的爱情再度不期而至,长谷部从来分不清一期说的情话是真心实意还是突发奇想的玩笑,于是他干脆就一刀切的不去当真。然而一期似乎也没有期待着他的回答,他是爱长谷部的,最起码在这一秒他从绝望之中诞生出来了爱情,用自己的全身心与肺腑去爱着长谷部,或者说竭尽全力的让长谷部觉得,他爱着长谷部。

 

而此刻长谷部进去洗澡了,于是一期在浴室淅淅沥沥的水声中给突如其来的爱情按了个暂停之后存档,然后坐在床边看着白炽灯兀自出神。他有些困,还有些累,最近几天他一直处在一个睡眠不足的状态之下,压力已经大的要让人发狂。昨天晚上一期只睡了两个小时就从床上爬了起来,什么都没有做,只是一言不发的看着屋子里的灯发呆,想这一切的事情应该如何收场。

 

然而他昨天晚上想了很久,也还是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干脆就不想了。于是现在他也并不打算继续想,刀已经好好的擦干了所有的血迹放在那里,于是一期在出了一会儿神之后就从床上起来,换上昨天没回来的新衣服之后仍旧坐回床上,慢条斯理的跟人打着电话。

 

长谷部擦着头发出来的时候,一期已经打完了电话,屋子里没有多余的椅子,于是他就单手插在口袋里站在墙边抽烟,尽量不让墙上的灰尘沾到衣服上。看见长谷部出来了,就扔掉了手里的烟,然后在他坐下之后接过了他的毛巾,一边帮他擦头发一边笑着开口,

 

“等一下跟我出去见位老朋友吧?”

 

一期说话的语气里有着很愉快的东西,长谷部便点了点头同意了。深秋的头发已经不是很好干了,于是长谷部就顶着一头半湿的头发脱掉了身上的衣服。一期在他脱掉衣服之后便走过来帮他检查背后的伤口,之前撒上去的药粉已经凝固了,刚才洗澡的时候似乎弄掉了一些。长谷部就这么趴在了床上,用酒精擦拭过的伤口重新撒上了药粉,刺痛终于让他彻底精神了过来。

 

处理完伤口头发也干的差不多了,长谷部这时候才开始换衣服。新的衬衫硬邦邦的,弄得他身后的伤口有些不舒服,不过还在忍受的范围之内,于是长谷部就没有说,只是在出门之前将十字架握在了掌心里,独自做了一个例行祈祷之后两个人才出了门。

 

车子在昨天的爆炸之中荡然无存,一期站在那里想了想,今天他们身上刀刀枪枪的,无论如何都不是一个方便行动的样子。太刀被包在临时找来的报纸里,一期将他把抱在怀里,过了半晌才终于得到了解决的办法。

 

他们两个人延着昨天的路去了髭切那里,膝丸仿佛也刚睡醒没有多久,坐在那里也是不太精神的样子,听了一期的要求倒是没有多为难他,只是随手扔给他一把钥匙就起身离开了。毕竟这是他的兄长要帮的人,膝丸无论如何也不会从中阻挠。

 

于是很快他们两个再度重新开着车出门,这一次刀被扔在了后座上,一期开着借来的车闯过一个荒无人烟的路口的红灯,然后在下一个路口的红灯前停下车,一只手还窝在方向盘上,却已经探过身去跟长谷部接吻。

 

长谷部没有推开他也没有拒绝他,甚至没有如同每次一样咬破两个人的嘴唇,只是同样将身体探过去一点之后跟他正正经经的接吻。刀与枪昨天用过,唇齿间甚至还有火药与铁的气味,然而他们只是在这样第一个上午跟所有去海边度假的年轻人一样,在等红灯的间隙不合时宜又迫不及待的亲热,在后面的喇叭响起来之后急匆匆的分开,互相之间红着脸露出一个尴尬又愉快的笑容。

 

当然长谷部没有脸红,他只是在分开之后仍旧一言不发的看着窗外,一期也没有脸红,他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后面的车便重新踩下了油门,然后在海边漫长的公路上试探着打开收音机,随便找了一个台,边听着里面温柔的女声便继续扬尘而去。

 

他们两个几乎是穿过了整个城市才到了一期想要去的地方,长谷部下车的时候就皱起了眉头,这个地方是他所熟悉的,或者说是他太熟悉不过的地方。

 

毕竟这是他不到三十岁的人生里停留的最久的地方,就算是今天,他也不算完全与这里脱离了干系。

 

一期率先打开车门走下去,先是拿了刀才打开了长谷部那一侧的车门。长谷部在这个时候仍旧在皱着眉头犹豫,一期看着他笑了笑,然后将刀上包裹的报纸一把扯了下去,接着才俯下身来在他耳边轻轻的开口,

 

“您可以在车上等我。”

 

长谷部听他这么说才忽然回神,然后摇了摇头却是笑了出来,从车上走了下来之后就径自闯进了大门,一期跟着他进了门,就看见有人急匆匆的拦住他。长谷部倒是少见的好脾气,连眉头都没皱就笑着开了口,

 

“跟他说,我姓长谷部,我要见他。”

 

拦住他的人听他这么说完,愣了一下之后就变了表情,然后所有人都在一瞬间散开了,有人急匆匆的便去里面找人。长谷部在所有都散去之后仍旧站在那里没有动,手插在口袋里仍旧站在那里,一期就不远不近的坐在大厅的沙发上,一边吃着桌上的水果糖一边将刀放在了手边,

 

“长谷部君,您要吃这个糖吗?”

 

他说着话拿起一块糖递给长谷部,长谷部摇了摇头拒绝了,然后仍旧站在那里纹丝不动。他看起来神色如常,但是一期跟他都知道,他插在口袋里的手已经紧紧的攥住了刀柄,随时都可以用锋利的刃划开某个人的喉咙。

 

离开的人很快又急匆匆的回来了,一边恭敬的说着就等一边就引着长谷部往更深处走去,一期在这时候拿着刀站了起来,却再度被人拦住了,他倒是没多说什么,只是随手抓起一把糖揣进了口袋里,就轻轻的歪了歪头,笑着看对前面已经迈开了步子的长谷部开口,

 

“长谷部君,我被拦下了。”

 

一期脸上有一种玩闹的不知所措,装的好像真的手忙脚乱。长谷部听见他开口连头都没回,语气里仍旧带着少见的笑意,

 

“一期先生,别在这时候演戏了。”

 

他这句话说完说完,拦住一期的人顿时收回了手,一期耸了耸肩道了声多谢,然后从口袋里掏出几颗糖给他们分了就径自往前,长谷部等了他两步,于是两个人很快重新的并肩站在一期。

 

引路的人将他们带进后面,就自己离开了,长长的走廊里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一期这时候笑着又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糖,剥开糖纸后便塞进了长谷部的嘴里,然后笑着在他唇边落下一个亲吻,仿佛在分享甜蜜的美味。

 

亲吻浅尝辄止,长谷部一边用舌尖抵着糖转来转去一边带着他在回廊上穿梭,很快就走到了一扇门的面前。他在这个时候将领口的十字架拿了出来,默念了两句什么时候又重新放回去,然后毫不留情的一脚就把门踹开。

 

日本号正坐在屋子里看一份文件,手里的酒被突如其来的惊吓弄撒了一些,不过他倒是没有管这些,只是将被子与酒一同放下,看着门口的两个人笑着开口,

 

“你们二位,好久不见。”

 

一期听他这么说也笑,少见的没有客套的回话就在会客用的沙发上了下来,长谷部没有坐,站在他的身后目光灼灼。日本号见礼貌没有得到回应,却也没有深究,只是自己走到一期对面坐下,带着满面笑容的开了口,

 

“有什么事吗,丧家之犬?”

 

他这句话说得仿佛剑拔弩张,一期却只是笑了一声,就拿起了面前与外面同样的糖果,慢条斯理的剥开了糖纸,然后含在嘴里用舌尖顶着玩。少见的无礼让长谷部格外的想要笑,他觉得一期这个人胆子是真大,昨天才有以前的手下想要他的命,今天就仍旧能在旧部这里摆出这样的排场。

 

“作为丧家犬,我只是想来教教您怎么当狗。”

 

一期自顾自的用舌尖玩着嘴里的糖果,最后一点被他用牙齿咬碎,长谷部就站在他的身后,听到咔嚓一声之后就看见一期站了起来,不知道何时刀已经出鞘,他就这样将刀架在日本号的脖子上,不急不缓又客客气气的笑着开口挑衅。

 

“哦?一期,那你最好掂量掂量你自己的本事。”

 

日本号说这话的时候瞳仁已经红了起来,长谷部见他这样眉头便紧紧的皱了起来,手在口袋里再一次紧紧的握住了刀。一期却在这个时候又将刀放下,然后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重新坐回了原处,除了刀以出鞘之外跟刚才没有什么两样。

 

这个时候长谷部的紧张才退下去了一下,然而就在他刚把心放回肚子里之后,门再度的被打开了,门外走廊上站了已经站了许多拿着刀的人,场面顿时一触即发。

 

这个时候的一期倒是是令人惊讶的悠闲,他将口袋里的糖全部拿了出来,在桌上悠哉悠哉的摆出一个图案之后一把抓起,想也不想的就对着对面的日本号扔了过去。门外的人在这个时候已经要冲进来,然而长谷部的动作比他们所有人都要更快,他已经从沙发后翻了过去,单膝落地跪在日本号所坐的沙发上,口袋里的刀已经被拿了出来,虚虚实实的架在日本号咽喉的前面。

 

“我们说话,让您的人退下吧。”

 

一期刚刚把口袋里的所有的糖全都作为障眼法扔了出去,于是他此刻又重新抓了一把放回去,收好之后才抬头,看着日本号金眼睛里露出一个咄咄逼人的笑容。




评论(2)
热度(10)

©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