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快乐蹦迪,活跃生活

[一期压切]上帝的自然选择·7

预警:放飞狗血贵乱现pa


07.

 

一期眼睛都没要眨一下的开始要东西,髭切听了他的话思索了一下,然后才笑了出来。

 

“但是我为什么要给你呢?”

 

漂亮的脸上满是玩闹的意思,长谷部站在门边看着髭切笑的如同得到了新鲜的玩具。而一期则稳稳当当的坐着,等着他提出自己应该付出的代价,或者是某些足够让观看者愉快的游戏的玩法。

 

“振君,这把枪里只有一颗子弹,你要不要赌一下?”

 

髭切没有让他多等,很快就从桌子下方拿出了一把左轮手枪,长谷部听着髭切这么说皱起了眉头。他知道一期要赌的是什么,扣动扳机之后要么活着带走东西,要么从这一秒开始所有的烦恼全部烟消云散。

 

然而一期丝毫没有犹豫,他笑着将桌面上的枪拿起来之后就对准了自己的脑袋,长谷部单手拎着刀,另一只手插在口袋里,想要阻止他却又飞快的作罢。一期最擅长的东西就是赌,不管是筹码还是人命,他从来都没输过。

 

于是长谷部最终还是没有阻止他,只是站在那里看着他,插在口袋里的手紧紧的握成拳头,掌心已经被指甲留下深深的印子。

 

扳机被没有迟疑的扣下,轻轻的响声之后一期仍旧好端端的坐在那里,脑袋没有开花,于是还要继续烦恼明天的事情。一期见自己还好好活着,难得的放下了端庄的样子,轻轻吹了个口哨来庆祝劫后余生。然后他从口袋里抽出一根烟,髭切伸出一只手来帮他点上,一期用掌心拢住了打火机微微弱弱的火光,等到火光消失的时候薄薄的烟雾才散到空气当中,然后他就在这样一点点的烟雾里慢慢开口,

 

“赌完了,我要的东西可以拿走吗?”

 

一期说着话的时候手里仍旧在转着那把枪,髭切则在这个时候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笑着看他,甜软的嗓子与温柔的笑意却在说着并不善良的话,

 

“给了你东西,我会有什么好处吗?”

 

他说这话的时候一期也在笑,他仍旧好好的坐在那里。然而长谷部手中的刀已经准备好了出鞘,一期背对着他却仿佛看到了一切,于是他转过头去笑了起来,慢慢的开口试图将长谷部安抚下来,

 

“没事的长谷部君,放轻松。”

 

髭切远远的看着长谷部眼睛里的紧张,模模糊糊的他看不太清楚,但是长谷部这人他是听说过的,外面的传的沸沸扬扬的风言风语他也多少听到过一些。所有人都觉得他们两个早就断了交情,最起码长谷部绝对不会在此时出现在这里,然而他如今就站在这里,拿着刀站在一期的身后,并且虽是准备拔刀。

 

这一切都太有趣了,髭切笑着想要在说些什么看看长谷部的反应,然而一期却在这时候回过了头,自顾自的拿起桌上的纸笔写下了长谷部的号码递给他,等到写完就将笔收进了自己的口袋里,接着便要起身,完全不给髭切说话的时间。

 

“留步。”

 

那把枪也被他带走,长谷部将刀柄紧紧的握在手中,直到一期走到他身边的时候才稍微放松了下来。髭切在这个时候忽然开口,一期则顺从的停下了脚步,转过头回去看他的时候两个人脸上都是心照不宣的暧昧笑容。

 

“再开一枪?”

 

这场游戏似乎被拉长了,一期从他这里拿了东西,便也乐得给他解个闷。于是手中的枪重新被举起,长谷部的刀在这个时候已经拔了出来。一期只是用另一只手握住了他的手腕将刀收回鞘中,然后将目光转回去笑着看向髭切,想都没想的对准自己的太阳穴连开两枪。

 

长谷部见他仍旧好好的活在这里,一切的紧张才终于消散,一期在这个时候却突然将枪口调转,对准髭切之后眼睛里仍旧是慢慢的笑容。髭切也站起身,一步步朝着他的方向走了过来,两个人几乎要面颊相贴的时候一期仍旧攥着长谷部的手腕,髭切则在这个时候将枪从一期手中接了过来,然后慢慢的沿着他的脸颊向下游移,划过脖颈之后停留在心口,然后轻轻的点了几下。

 

“振君,你说我在这儿开一枪,你会死吗?”

 

髭切神经质的笑着,说话的时候用手在一期的领口拽了一下,一期却只是笑,然后轻轻的撩起了髭切的领带在指尖饶了两圈,然后贴在他耳边用三个人都能听见的声音开口,

 

“让您开一枪,如果我还活着就给我一些现金,长谷部君跟我去买几件衣服。”

 

“一期!”

 

长谷部终于皱着眉头开始出眼阻止他,枪里还剩下三颗子弹,无论如何也不是一个应该继续赌下去的场面。然而一期只是对他摆了摆手示意他不用多说,然后继续看着髭切的柔和的笑着,髭切听过了他说的话又转头去看长谷部,这才将自己的领带抽了回来,接着后退两步准备开枪。长谷部在他即将扣动扳机的时候想把一期推开,然而一期没有动,只是将他的手腕重新紧紧的握住。

 

扳机被扣下,没有子弹射出,一期仍旧好好的活着。

 

髭切在扣下扳机之后大笑了起来,枪被他重新扔回给一期,一期伸出手在空中接住了便揣进了口袋里,髭切见他把枪收好了,才重新做回刚才的地方。电视剧仍旧在播着,髭切却没有看,只是看着一期,一脸有趣的开了口,

 

“振君,你倒是出乎意料的胆大。”

 

“为什么要怕呢?枪里并没有子弹。”

 

一期笑着回答他,然后两个人在停顿了一瞬间之后同时笑了起来。一期说的是对的,枪里连一颗子弹都没有,髭切并不想让他死,这一切不过是心血来潮的消遣而已。毕竟他不能真的让一期死去,他们两个早就上了一条船,如今一期坠崖,他无论如何都必须要救,不救的话自己也会被拽着脚腕拖入深海。

 

“东西准备好了给你打电话,至于你要的现金就去找弟弟拿吧。”

 

髭切说完这句话之后重新将目光移回了电视剧,仿佛对这一场游戏已经兴意阑珊。一期也没有继续陪他玩下去的打算,只是道了声谢之后就跟长谷部两个人一道走了出来。

 

外面的走廊仍旧昏昏暗暗的,长谷部默不作声的跟在一期的背后走了几步才终于叹了一口气。一期走在前面的脚步停了一下,然后转过身来跟长谷部在狭窄老旧的走道里面对面站着,两个人什么都没有说,一期只是在笑,长谷部却在沉默许久后忽然抱了他一下。

 

长谷部什么都没有说,一期却忽然开心了起来。这种游戏他玩过很多次了,不管是他一个人的还是许多人,他曾经靠着胆量跟心思终日在赌桌上行走,在长谷部所不知道的那一段时间里。于是在一场阔别多日的无惊无险的游戏结束之后,一个亡命徒忽然产生了劫后余生的清醒,不给理由的抱住了另一个疯子。

 

这是以前所没有过的,有人会笑有人会尖叫,但是只有长谷部会在一切结束之后拥抱他。而唯一会拥抱他的人是并不在乎自己能不能看到明天太阳的人,这一切的一切都太有趣了,于是一期任由他抱着,独自一个人在白色的灯光下慢慢的笑着。

 

长谷部没用多长时间就松开了手,刚刚的拥抱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两个人脸上都是跟平时差不多的表情。只不过他们开始从一前一后换成并排行走,一期带着他在弯弯绕绕的走廊里找到了膝丸,两个人顺利的拿到了一个箱子之后一期道了谢,膝丸则忙不迭的为了兄长恶劣的性格道歉。

 

互相客套一番之后他们才离开,两个人拎着一个箱子与一把刀慢慢的回到长谷部的秘密王国。进门之后刀被扔到了一边,箱子摆在两个人中间,一期慢慢的打开,里面有两把枪与一些子弹,剩下的空间里便全都是钱。

 

钱不是什么大数目,但是在如今的境地里已经足够让他们欢呼。两个人相视一眼之后一期把钱拿了出来,然后快乐的在长谷部面前展开,接着就拉着他往外走,两个人漫无目的的在海边跑了几步,还是长谷部先觉得伤口疼停了下来。

 

这个季节的海边在晚上没有多少人,于是他们两个就这样带着很多的钱坐在栏杆上,坐了很久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最后还是长谷部先忍不住了,打破了沉默,

 

“这些钱拿来干什么?”

 

“买衣服。”

 

一期坐在他旁边看着不远处的海笑着回答,长谷部听到之后发出一声惊讶的感叹。一期却只是笑着站了起来,拉着他两个人往路边走着拦车,一边走一边将钱好好的放起来,然后点燃了烟,一边呼出烟雾一边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长谷部君,我们不能穿着运动服去跟别人谈条件。”

 

他这句话说完,长谷部才知道一期说的不打算离开是认真的。箱子里的钱不多不少,但是足够一期买两张船票离开这里,甚至可以享受一场悠闲自在的旅行。但是一期没有离开,所以长谷部也不会离开。

 

他看着一期的背影在路灯下杯拉的很长,不自觉的深处脚在上面轻轻踩了一下,然后从领口中将十字架拉了出来,小声的念了两句之后重新塞了回去,然后快走了两步,重新跟一期并肩走在没什么行人的路上。

 

他们两个走了很远才拦到了车,然后飞快的从里到外崭新的两套衣服。一期的手机已经丢了好几天了,然后两个人重新买了手机,办了卡,接着便拎着大大小小的购物袋重新打车回去。路上长谷部看了一会儿给司机指路的一期,然后才将目光转向了车窗外面,不由自主的笑了出来。

 

长谷部突然觉得,从晚饭的时候开始,他与一期仿佛不再过那种日子了,而是如同这个城市里千千万万的人一样,过着最无聊最平凡的日子。

 

平凡的日子持续了很久,大概持续了一整个夜晚。那天晚上他们在回到家之后就只是把衣服挂了起来,然后洗了个澡就躺在一张床上各自睡了过去,一直到第二天早上,都是平凡又幸福的人生。

 

第二天长谷部起来的时候,一期已经坐在地上开始擦他的刀了,见他起来之后笑着打了个招呼变仍旧自顾自的忙着。长谷部刚刚睡醒还有点意识不清,坐在床边缓着精神的时候一期的电话便响了,他看着一期笑着把电话接起来,笑着听对面说完所有想说的,然后笑着挂断电话,接着才皱起了眉头,转过去看着长谷部的时候所有的笑意都已经荡然无存。

 

“长谷部君,我知道昨天是谁了。”

 

他说的是教堂那一群人的身份,长谷部听他这么说顿时也精神了起来,用眼神示意他继续说下去。一期也没有跟他绕弯子,手上的擦着刀的动作也没有停顿,

 

“是我的人。”

 

他说完,刀也擦完了,于是铁器嘶鸣着被收入鞘中,一期站了起来,眼睛里有一些愤怒。


评论(8)
热度(8)

©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