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快乐蹦迪,活跃生活

[一期压切]上帝的自然选择·6

预警:现pa,放飞狗血贵乱

没情节,单纯要一个爽

我想写一个特别刺激的情节,但是今天没写下


06.

 

一期擦掉他脸上的东西就坐回了原来的位置,曾经阻隔他们的水雾重新将他们隔开,长谷部叹了口气,站了起来。

 

他从角落光忠放下的东西中拿了两瓶啤酒过来,歪着头把瓶盖都咬掉了之后递给一期一瓶,没有杯子,于是两个人面对面的用瓶子碰杯。一期酒量实在是不好,于是他只是走仪式一样轻轻抿了一口就将瓶子放下,安安静静的看着长谷部默默的喝了半瓶下去。

 

天气已经转冷了,室内还没有暖气,于是这成为了一年当中最冷的时候之一。酒被放在阴凉的角落里,在刚吃过了滚烫的食物之后喝下去,从喉咙到胃里都仿佛结了一层薄薄的冰,食物所带来的那种漫无目的的温暖被压制下去。于是长谷部将瓶子稳稳的放在地上,像一期看过去的眼神又变得锐利,

 

“你愿意说实话吗?”

 

他没头没脑的发问让一期也愣了一下,食物已经煮熟了,但是此时没有人再去动筷子,他们两个面对面的坐着,长谷部虎视眈眈,一期过了好半天才重新笑了起来,刚才为他擦去脸上汤汁是的笑容又浮现了出来,然后他慢慢的点了点头,用眼神示意长谷部发问。

 

“你还有什么?”

 

长谷部见他点了头,就也没多客气,一秒钟的思考之后他便骤然开口,毫不留情的闻到了最尖锐的地方。一期听他这么问,倒是笑了起来,站起身来在他的目光中转了一圈才重新坐下,酒被他重新拿了起来,跟长谷部放在桌上的碰了碰之后又放下。然后一期叹了口气,打火机在手上来来回回的玩了半天,终于还是再次点燃了烟。

 

“还有您与一把刀,除此之外,身无长物。”

 

一期说话的时候眉梢眼角里少见的又一秒的灰心丧气一闪而过,长谷部看见了,但是他没有点破,因为他觉得一期这样的男人不应该因为这种事情而沮丧,所以他只是将目光移到一期的烟上面,明明灭灭火星在老旧昏暗的灯光下是足够明显的光源,长谷部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这上面,问出第二个问题。

 

“你打算离开吗?”

 

“在今天之前是的,现在已经改变了主意。”

 

“为什么?”

 

“因为您受伤了。”

 

长谷部听见他的回答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一期却忽然的笑了出来。两个人都知道这不过是个玩笑,长谷部大概能猜到一期不离开的理由是什么,无外乎就是曾经手里握着的东西,虎落平阳被犬欺的滋味不好,一期的心高气傲让他无法接受这个。

 

“与您开个玩笑,我只是想要拿回来之前的东西。”

 

一期在笑过之后继续才调整好呼吸继续开口,长谷部听着他平淡到极点的语气点了点头,眉头还是紧紧的锁在一起。一期这个时候将手再度穿过了水雾,轻轻的抚平他的忧愁,手上动作格外的温柔,说出的话也似乎比平日的温柔还要温柔。

 

“您愿意对我说实话吗?”

 

长谷部挥开了他的手,然后思考了片刻之后还是点了点头。一期愿意与他说上几句实话,那么他自然而然的觉得应该对一期也说上几句实话,等价交换在他看来无可厚非。更何况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不想骗一期,或者是说无法骗一期。

 

“您打算跟我一道吗?”

 

一期说话的时候带着一种特殊的温柔,眼睛里充满了笑意与光芒,仿佛前方只是一片坦途,而一期自己就站在路口像他伸出手,只要长谷部将手搭上去就能与他一起走入光明温暖之中。这是一期的本事,他说出的话从来都能让人轻而易举的相信,所以虽然长谷部明知道一期只是想要骗他去给他卖命,还是在犹豫了几秒钟之后点了点头。

 

面对这样的诈骗犯长谷部无能为力,他无法拒绝那双眼睛中的希望与阳光。

 

这样的回答似乎让一期感到了惊讶与欣喜若狂,然而惊讶不过是故作惊讶,欣喜若狂也不过是给长谷部看的欣喜若狂。一期知道长谷部会帮他,从他上了长谷部的车那一刻开始他就知道,这样的事情对他来说,还没到足够欣喜若狂的地步。

 

“那您爱我吗?”

 

一期继续轻飘飘的发问,长谷部听了他这句话之后却是骤然站起,身边没有什么可以用来攻击的东西,于是酒瓶被拿在了手里,里面没喝完的酒顺着手腕淌了下来,滴在了锅里之后迅速的不见了踪影。一期仍旧坐在那里,没有任何想要反击的意思,只是微微的抬起了头,眼睛里的东西变了一些,变成了一种足够压迫的东西。

 

“说话,长谷部。”

 

所有的礼节与温柔都在顷刻间荡然无存,一期似乎在这一刻忽然丢掉了所有的和善与耐心。他站起来直直的看着长谷部的眼睛,看着他的眼睛深处已经开始颤动,紫藤色深潭里他的倒影被击碎然后又合拢,长谷部的指尖微微发抖又很快的被他自己克制了起来,然后撒光了所有的酒的瓶子被重重的扔到了地上,长谷部的整个人重新平静了下来,他用平稳而又舒缓的嗓音慢慢的开口回答,

 

“我爱你。”

 

一期听完他这句话,惊讶的哇了一声之后绕过锅与他拥抱,任由地上的食物散发出温软的香气,却只是在用力的想要将长谷部揉进自己的身体里。长谷部身上的伤口被他的动作弄的有点疼,但是他没有在意,迟疑了很短的时间之后便伸手抱回了他,此时此刻他不知道一期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但是长谷部君有一点是所有人都比不上的优点,永远都在发挥着应该做到的事情。

 

长谷部知道大多数人都只是把他当成一把刀来看,所以他并没有什么人情味,更多的还是作为刀去出生入死的觉悟。

 

于是他们两个就在昏暗的灯光下拥抱,一期不知道自己明天会不会死去,长谷部不在乎自己明天会不会死去,两个人就干脆只活这一天。然后他们两个在拥抱之后继续坐下来吃这一锅混进了酒的东西,一期酒量太差了,吃到一半眼眶里已经泪光闪闪,长谷部看着他要哭不哭的样子没有说什么,他一贯的寡言,并不会多说什么。

 

所以他只是站起来给自己重新打开了一瓶酒,跟一期用瓶颈相碰之后一口气全部喝了下去,一期也跟着他喝,只喝了两口眼泪就已经流了满脸。

 

一期在开始流泪之后就不再喝了,长谷部就看着他无声的留着眼泪,他哭的太惨了,惨到长谷部也开始不自觉的跟着流眼泪,于是两个人就在这样的一个夜晚,在昏暗的灯光下互相看着无声嚎啕,似乎都没有什么可委屈的,又似乎都苦不堪言。

 

长谷部知道一期只是喝多了,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跟着流眼泪。他在这一刻开始哭的时候忽然觉得自己之前的人生有点苦,不是辛苦,而是看着一期,他突然就开始觉得心里苦,想要用一些液体来冲淡这种苦味。于是他陪着一期流眼泪,两个人谁也没有安慰谁,就这么绵延又猛烈的哭着,哭到今天眼睛里已经无法再流出眼泪。

 

情绪爆发的忽然,平息的倒也突然,他们两个看着彼此红肿的眼睛,一期伸手摸了摸自己的眼睛又摸了摸长谷部的,然后率先笑了出来,接着他们两个忽然开始疯狂的大笑。长谷部后来回想那天的时候已经记不得谁先动的手了,他的印象里是一期先扯了他的领口,而一期则在很久以后信誓旦旦的说是长谷部先打了他一拳。

 

反正他们两个在笑过之后开始带着一身的伤痕累累打架,两个人刻意绕过了锅与身上严重的伤口,如同两个醉汉一样跌跌撞撞的你打我一下我推你一下。这点程度的拳脚对他们来说并不比挠痒痒要重上多少,但是他们两个都认真的愤怒了,不是之前在长谷部家里那种如同调情一般的刀刀见血,而是情意绵绵的怒火中烧,直到两个人都累了才并排摊在床上,沉默的过了许久之后又开始不约而同的发笑。

 

一期喝多了,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长谷部没有喝多,他有着别人所不知道的好酒量,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就开始跟一期依旧撒酒疯,头脑极度清醒的做着毫无道理可讲的事情。

 

过了很久一期才从酒精里清醒过来,那时候他们两个已经笑不动了,于是就静静的并肩躺着看天花板,长谷部听着身边呼吸逐渐变得平稳匀称,正要探头去看看一期是不是睡着了,转过头的时候却正好对上目光灼灼的眼睛。

 

一期在这时候也正好转头,于是两个人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对方,没有剑拔弩张或者命悬一线,他们两个就只是看着对方。

 

看的时间太久了,久到长谷部觉得自己要睡着了,一期在这个时候才用胳膊支起了身体,侧过身去在长谷部露出来的肩头落下一个亲吻,然后自己慢慢的站起来去洗脸,脚步里还带着一点跌跌撞撞的酒意,长谷部就看着他慢慢的把脸洗干净,然后重新躺会了床上,一边看着天花板一边让两个人的手相互握住,然后带着一点狂热燃烧着的神经质小声开口,

 

“我们去弄点钱。”

 

这句话听起来就好像十年前他们两个一块居无定所的时候一期会说的话,长谷部在今天以前三千多天就已经被收买了,于是他毫无意义的相信了这句话,然后飞快的坐起来洗脸拿东西,两个人没有收拾地上的残局,只是高高的抬起卷帘门又落下,然后就离开了。

 

他们去的地方说远不远,说近却也不近,走过去也就只用十几分钟。

 

海边金碧辉煌的赌场,长谷部在看到灯光的一瞬间就皱起了眉头,这个地方他来过,就在帮一期拿刀的时候来过。

 

就在他们站在门口的时候,似乎有人认出了一期,两个人低声耳语了几句之后一期便跟着他离开,长谷部赶紧跟上一期,他不怎么来赌场,对于这一切都是陌生的,却也不好奇,他这个人没有什么好奇心。

 

两个人沿着指引慢慢的走着,从灯火辉煌走到昏昏暗暗,一期在这个时候把手向后伸了出去,长谷部在犹豫了片刻之后还是握了上去,没有什么好扭捏的,他刚刚才说过他爱他,这一刻想要跟他牵手,那也就牵了。

 

昏暗的路没有走多远,引路人在一间小小的屋子面前停下,然后低声跟一期交代了一句什么就转身离开。一期默默的等着那人走远之后才重新看向了长谷部,被包裹的好好的刀在这一刻重新解开,一期将它递给长谷部,然后笑着推开了门。

 

“打扰了髭切先生,您今天过得还愉快吗?”

 

无理的闯入之后是温和又妥帖的打招呼,长谷部跟着他走进去才看见屋子里是舒适柔软的桌子与沙发,髭切就坐在那里,认真的看着电视里的连续剧,听见动静之后抬头来看,看见是一期之后笑了出来,漂亮的脸上带着期待的神情,

 

“自从你出事的消息传来之后,我就在等着你来找我救你。”

 

水润的嘴唇一开一合,一期听完便笑了出来,然后坐到了他的对面,仍旧是一副温柔的样子慢慢开口,

 

“我想要借几把枪或者刀,十几个人,最好还有一些钱。”


评论(2)
热度(8)

©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