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快乐蹦迪,活跃生活

[一期压切]上帝的自然选择·3

预警:现pa,狗血,神经兮兮

不行,虽然我爽了,但是我还是希望大家能跟我一起磕这个cp

磕嘛磕嘛,特别好磕的!


03.

 

一期洗了澡出来的时候,长谷部已经将残局收拾的差不多了,能换的东西都被换了下来,此刻正在洗衣机里来来回回的搅拌着。

 

受了伤的手腕无处安放,一期有些茫然的将他微微举起,长谷部坐在地板上喝啤酒,头发滴滴答答的水打湿了肩膀。他看见一期走出来了,就自顾自的站了起来,用手在一期的额头上探了探之后皱起了眉,认真又紧张的开了口,

 

“你发烧了。”

 

一期听他这么说点了点头,他一直就知道自己并没有成功的退烧,于是这一会儿就无比自然的服软,抓起长谷部的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脸颊上,感受着他湿漉漉发凉的温度,惬意的闭上了眼睛,

 

“我知道,您的手真舒服。”

 

发烧的人渴望凉丝丝的东西,长谷部被他抓着手心里还是有些不情不愿,但是无论如何他也犯不上跟生病了的人一般见识。沙发暂时还不能坐,于是他们两个挤挤挨挨的坐在了地毯上,电视里的球赛已经进入到了中场,长谷部聚精会神的看着,一期不感兴趣,干脆撒娇一样的枕着他的腿躺下,闭着眼睛玩长谷部的手指。

 

于是光忠进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的一副场面。

 

他拿着门口脚垫下面的钥匙开门,手中的口袋里装着药跟绷带,进来之后还没来得及打招呼,就先看到一期的脑袋枕在长谷部的腿上,而长谷部一边拿着啤酒在喝,一边将手搭在他的额头上,皱起的眉头偶尔舒展,然后继续盯着屏幕紧紧皱起。

 

“长谷部君,我来了哦。”

 

光忠站在门口打了个招呼没有进去,他跟一期也好久未见,此时虽然长谷部刚才已经轻描淡写的说一期在他这里,光忠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于是他在长谷部敷衍的应了一声之后换了鞋,走进去自己拖了把椅子坐下,看着躺在那里的一期,试探一般的开了口,

 

“一期君?”

 

一期似乎是被他从梦里唤醒的,眼睛忽然睁开之后懵了一瞬间才坐起来,眼神散了一小会才看清面前的人,然后一期就露出了一期的笑容,就如同他们这几年里偶尔见面的时候那样一本正经,

 

“麻烦您了。”

 

光忠听他这么说连忙摆手,一边说着不麻烦不麻烦一边将药递了过去,一期从里面挑挑拣拣的找出退烧药,然后在认真的阅读说明书之后掰出两片送进嘴里,接着伸长胳膊拿过了长谷部的啤酒,将最后一口喝完之后喉结上下滚动,药被吞下去的同时空瓶子被准确的扔到了手边的垃圾桶中。

 

长谷部仍旧在看球赛,一期拿着绷带皱了皱眉,然后慢慢的站了起来,跨过长谷部两条腿,又拿了把椅子坐到了光忠面前,将绷带递给他之后笑了起来,

 

“光忠先生,帮我个忙。”

 

光忠很快的应了,长谷部却在这时候忽然回了神,看着他们两个把地上袋子里的药捡了起来,示意他们去餐桌那边弄。两位客人从善如流的走了过去,那边的长谷部将电视的声音调的又大了一点,倒是给他们两个营造出一个适合谈话的氛围。

 

“一期君,你那边出什么事了?听长谷部君的意思好像是很严重的事情。”

 

一期伸出手去让光忠帮他包扎,伤口一阵一阵的发疼,于是他又在袋子里翻翻找找,对于问题充耳不闻,直到找到了止疼药才抽回了手,从冰箱里拿出两瓶啤酒摆在二人面前,接着一边重新将手伸出去,一边仍旧温柔的笑着开口回答,

 

“我现在什么都没了。”

 

说话的同时说明书被好好的读完了,然后一期将他随手扔到了一边,露出一个笑容之后掰出了一片止疼药含在嘴里,瓶盖被他在桌边磕开,发出砰的一声轻响。然后酒顺着喉咙滑落,光忠在这个时候也帮他包扎好了手腕,听了他的话轻轻的叹了口气,过了半天终于还是打开了自己面前的啤酒,喝下一口之后才说出了绕在舌尖半天的话,

 

“那你打算怎么办?”

 

“别担心,我不留下,弄些钱我就走。”

 

一期说话的时候似乎还带着一点安慰的意思,电视上的比赛在这个时候结束了。长谷部自己慢慢的走了过来,于是一期在这个时候闭嘴,谈话被迫中止的时候光忠笑了出来,他看着一期跟往常丝毫没有变化的笑容轻轻摇了摇头。

 

没有人想要在曾经的旧情人面前谈论自己如今的落魄,更何况是向来眼睛长在头顶上的一期。

 

于是他从口袋里掏出烟来递给一期,长谷部站在桌边皱了皱眉,然而还是没有阻止他们,只是自己在餐桌边上坐下,在烟雾缭绕里无所事事。如果按照一期以前的习惯,他是不会在长谷部面前抽烟的,一个体贴的恋人能记住所有爱人的喜好,从来不会在他们面前有丝毫的差错,但是如今不一样,他急需尼古丁的安慰,最近几天的事情太多了,就连他也快要维持不住脸面上的端庄优雅。

 

“一期,你打算怎么弄钱?”

 

长谷部骤然开口,让正在思考中的一期忽然回神,手里的烟已经快要烧到过滤嘴,于是他干脆掐灭了最后一点火星,接着他陷入了沉思,没有人打扰他,于是他就思考了很久很久,然后才转头看向了长谷部,眼睛里仍旧是在笑着,

 

“我不知道。”

 

他这句话说完,长谷部忽然笑了出来,然后一边笑着一边打开门示意光忠离开。光忠今天倒真是格外的好脾气,莫名其妙的跑了个腿又被赶走也没有丝毫的气愤,或者说他巴不得早点离开,一期和长谷部之间的旧事他不清楚,但是手腕上的上怎么看都是新伤。

 

于是他将口袋里的烟扔给一期之后就径自离开了,一期追出来道谢,然而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长谷部把所有的话关到了门后。

 

“你什么时候离开?”

 

长谷部关上门之后,就将自己的整个人压在门板上,他跟一期身高差不多,真的要细说起来他还要高上一点点,于是他就直视着一期的眼睛,一字一句的慢慢开口。一期听了他的他的问题仍旧站在那里,过了许久之后用受了伤的手轻轻抚上了长谷部的脸颊,仍旧笑着又格外认真的开了口,

 

“您想让我什么时候离开?”

 

一期说话的时候带着一点玩闹的笑意,于是长谷部也跟着他笑,一边笑一边用脸去蹭粗糙的纱布,伤口还没来得及愈合,于是血在纱布上洇出一点点红。长谷部在这个时候骤然中止了笑容,目光里快的像一把刀,看着一期,

 

“现在。”

 

长谷部说的分不清真假,一期干脆就懒得去分,他此时伤口疼,身上也疼,于是他更不想跟长谷部打架,随意解决问题的方式变得柔软,一期慢慢的将自己的头凑过去,两个人站在那里交换了一个突如其来的亲吻。

 

一期的嘴唇再一次被咬破了,于是他也咬破了长谷部的嘴唇,两个人的舌头互相躲避着牙齿纠纠缠缠。长谷部觉得自己又一次被亲吻带走了理智,于是他干脆伸手去拽一期的领子,一期就把他更加用力的按在门板上,一条腿抵在他两腿中间,手不安分的从宽大居家服的下端塞进衣服里,慢慢的感受紧致又挺拔的细腰。

 

他们两个的亲吻持续了很久,是长谷部先推开一期的。激烈的亲吻让他的体温也上升了一些,于是他在此刻感觉不到一期在他赤裸皮肤上移动的手心的热度,只是喘着气看着他。一期倒是仍旧在笑着,他在他的耳根处落下一个亲吻,蜻蜓点水般掠过之后又离开,然后金色的眼睛里都是笑意,一期开始慢条斯理的用另一只手帮长谷部整理头发。

 

“不会打扰您太久的,明天我会出去一趟,如果成功了的话我明天晚上就会离开。”

 

说出来的话一词一句都挑不出来毛病,一期一直都是这样,端庄又温柔。长谷部看着他的眼睛,觉得自己仿佛又坠入了爱情,但是他很清楚并不会这样,因为他对一期太熟悉了,或者说他们彼此之间都太熟悉了。

 

“别走了,我明天跟你一起去。”

 

长谷部看着他的眼睛忽然大笑,然后等到笑够了才贴在一期的耳边慢慢开口。一期先是一愣,然后恍然大悟的同样笑了出来。估计长谷部搭救了他的消息已经传开了,于是面前这个人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打算与他一道干一笔大的之后亡命江湖了。

 

他们两个相视着这大笑,一期一边笑着一边轻轻摇头,他想长谷部果然是疯子,没有理由的乱咬人。

 

不过寄人篱下总要分清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更何况长谷部最招人喜欢的就是这种性格,于是他们两个就在玄关处热烈拥抱,为了他们的友谊与爱情紧紧相拥,就着这个姿势,一期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诉了长谷部。

 

长谷部这样的人作为敌人来说是可怕的,能打又毫无逻辑,可怕的让人毫无防范。然而一期从来没有觉得长谷部可怕过,毕竟他才是长谷部最初认下的人,外面沸沸扬扬的说长谷部是疯狗,正如他们所说,狗就是这样的一种动物,忠诚又坚定,能为认下的主人抛弃一切。就算是疯狗,也没有乱咬主人的道理。

 

他说了很久,长谷部才彻底弄明白所有的东西,前两天孤身一人出现在他眼前的一期不是偶然,更不是他撞了大运。而是走投无路的一期主动来求助,或者说来试探。虽然两个人仍旧是熟悉的互相殴打,但是长谷部终究还是留了一期一条命在,这才给了他所有的信心,让他终于在全部清零的时候回到长谷部这里。

 

就好像十年前,什么都没有的一期,有的第一把刀就是长谷部。如今十年过去了,一期再度什么都没有,刀还是那把刀,不管是有鞘的那把还是没有鞘的那把。

 

长谷部听完他要说的所有东西,反而感觉到了轻松,只是笑着推开了一期,才终于从门上离开。他正好靠在了把手的位置,硌的背疼。于是他在离开之后露出了愉快的笑容,一边往冰箱的方向慢慢行动,一边背对着一期将领口中的十字架拿出来紧紧攥在手心之中。

 

一期看着他离开,也没继续停留在那里,自己仍旧在地毯上坐了,就开始随便的换着台,发烧让他脑子里乱糟糟的一堆事情他找不到头绪,就在一点一点思考的时候,冰凉的触感忽然贴在了脸上,一期先是被惊了一下,然后开始贪恋凉爽的触感,接着才回过神来,顺着凉爽的源头看了过去。

 

长谷部居高临下的拿着两瓶啤酒,等到一期回了头才将一瓶递给他之后坐下,然后接过了遥控器随便的缓了几个台之后停留。电视里面正在教主妇如何制作一餐美味的菜肴,长谷部看完天妇罗的制作方法才回头,紫色的眼睛亮晶晶的盯着一期,于是一期也看着他,等着他开口,

 

“明天出门之前陪我去一趟教堂。”


评论(4)
热度(11)

©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